首頁 > 生活人文 > 從《荼蘼》看中西方的愛情觀點

從《荼蘼》看中西方的愛情觀點

Madeleine

瀏覽數 / 196,050+

身為一個女性創業家,近來看《荼蘼》有非常大的心情起伏!做為一個回來台灣創業的華裔,我認為自己思維中保有大量西方的思緒。經歷幾段感情之後,非常能體會career woman (職業婦女)與house wife(家庭主婦)選擇間的得與失,華裔的我們原來也被所謂的「中式傳統」洗腦了幾遍。

 

在跟幾位純外籍人士探討之後,他們非常訝異鄭如薇的struggle(掙扎)在亞洲需要被拍成一部影片讓大家思考,所以今天我用西方觀點來看荼蘼。東西方文化各有自己的價值主張跟盲點,沒有對與錯,只希望活在modern age(現代)的我們可以有更多元的思考觀點。

 

孝順的男生就一定不能支持老婆的事業嗎?

 

仔細來看這兩方的價值並沒有衝突。可是現實社會的框架之中,卻有一種有「想要為人夫就不能為人子」的限制。女人一旦結婚,就希望自己是丈夫最愛的女人;媽媽從小把兒子拉拔長大,也希望在兒子與媳婦心中佔有一席之地。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自己電影首映會不能出席時,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帶者小孩與自己的爸媽代替出席。西方很多公公婆婆非常支持媳婦發展自己的事業,也期盼兒子娶進門的是有事業心,而非只讓自己兒子養的太太。未來重視自我成長、事業發展的女性只會越來越多,我認為現在的女生要扮演多元角色,定位會跟荼蘼中只能二選一的鄭如薇不太一樣。

 

孝順就是人格的基本,把孝順當作擇偶條件不可能

 

為什麼我們一直找不到「孝順」的絕對英文翻譯?這句話是高小姐跟湯有彥在雨中散步時說出來的。台灣長大的女生們,很多都從小被教導這樣的觀念,但因為孝順而相愛的那些人,最後往往也因為孝順而分開。崇尚個人主義的西方社會,找不到「孝順」的說法。西方社會中,面對父母頂多就是respect(尊重),無法理解東方把面對父母的態度設定為配偶條件的想法。劇中湯有彥要負責養家,所以必須放棄自己去上海的機會,西方人看來會非常扭曲,上班之後就是自己的人生,不需要因為是兒子是女兒為自己的父母而活。孝順是儒家的美德,但如果直接破壞孩子的感情,阻礙人生發展,帶有屈服的意思,就失去的孝順的本意。

 

早就不愛了,只是捨不得

 

湯有彥的爸爸向鄭如薇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時語帶無奈。有多少結婚多年的夫妻早已分房睡,沒有情慾,只因為「情分」還在,所以表面上維持家庭的圓融。西方思維比較偏向個人主義的思考模式,很多時候是當下的快樂也相當重要, “I met someone so…”「我遇見了另一個人,所以……」會是比較常上演的劇情。捨不得離開卻又不愛,在西方是不想面對,解決事情的心態。過了期的愛情雖可以挽回,若挽回不了,就設定好退場機制,各自尋找快樂。分開不需要等待,人生可以不用這麼多無奈,你有無奈,因為你不夠愛自己,顧大局之前要先照顧好自己的情與愛。

 

我有一個女兒,我希望她長大之後,不需要在職業婦女或是家庭主婦的身分當中只能二選一。如果我有一個兒子,我希望他選擇結婚的對象有理想,有自我提升的渴望,至於家裡的雜碎事情,大家一起分擔。大家都是做好自己就夠了,別用傳統的價值觀對別人道德綁架。

 

相關英文可以這樣說:

● The girl who is comfortable in her own skin. 勇於做自己的女生。

● The girl who is compassionate. 有同理心的女生。

● The girl who sees the best in people. 看人優點的女生。

● The girl who gives other people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相信人性本善的女生。

 

歡迎你和我預約時間,用更好的語言和觀點表達自己:https://goo.gl/rykJHn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Madeleine跟著TED學國際表達力
以熙國際創辦人。紐約出生台灣人,高中回台後接觸成人國際教育,台大畢業。
站在全球舞台,表達不只關乎語言和口才,更重要的是心態:先有驅動一切的WHY,然後是如何做HOW,最後才問做了什麼WHAT。我的WHY是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我的HOW是創辦國際文教機構,我的WHAT是輔導上千名常春藤名校、國際企業人才。所謂「國際觀」,並非汰換原有文化與價值,而是深刻明白自己是誰、要什麼,站在全球視野與高度,清楚自信表達主張。你相不相信一段TED影片,就可以讓你換上全球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