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往左走不行、往右轉也不行:台灣外交體系背後的血淚

往左走不行、往右轉也不行:台灣外交體系背後的血淚

Madeleine

瀏覽數 / 1,400+

台灣艱辛的外交處境,在聖多美普林西比決定斷交之後展現地淋漓盡致。首先我們要了解台灣的外交面臨的,是比世界上任何國家更困難的挑戰。我們不像以色列,有強大的美國在背後支撐我們。


外交本來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戰場,而一個獨立國家想在世界上穩定立足,本就需要龐大的外交預算。就像一個商人,他花很多錢在社交、應酬,這部分的開銷不會帶來商機,但當他被競爭對手攻擊的時候,那些曾經被請客過的人就會跑出來捍衛他。外交絕對不是一個短時間會看到的果實,而是長期累積的實力。


一般人對於甩掉聖多美這邦交國都很高興:「我們又不是凱子,這樣最好!」


但想像一下,假設你在班上已經被同學排擠,只剩下少數人緣稍差的同學,下課來跟你拿巧克力棒時願意跟你說上幾句話。真實的人性情況是,你總是會願意拿你僅有的巧克力棒,來換上和別人講幾句話的機會。


與人生的意義一樣,外交也分為三種層次:象徵性、儀式性與實質性。台灣金援的邦交比較偏向是象徵性的意義,不會有實質的幫助,但是至少你有人可以講到幾句話。


看看美國,軍事力量已經這麼強大,為什麼還需要經濟救援緬甸等窮苦國家?因為這些金援的背後有精神意義在,中南美洲、太平洋中,非洲中較偏遠的地方斷了友誼,以後要說上話的機會就更困難了。外交有攻有防,這些第三世界的邦交國,意義在於象徵性。譬如說戰鬥位子、貿易協定、農業培植等等。


有人會問,我們跟沒有邦交關係的強國合作無間就夠了,這樣利益比較龐大。其實台灣同時也在做這些外交活動,但龐大的利益都是現實的,大國也比較難搞,合作的決定權也不在我們手上。你不知道何時會被拋棄或是甩掉,我們同時還是要扶植一些會幫台灣發聲的阿呆。


台灣的外交只剩金援了嗎?中國端上更好吃的牛肉,我們就被拋棄啦?當然不是,其實大部分人民都不知道,台灣的外交體系同時在做很多事情。我們有外交替代役、獎學金交換生、行動醫療團、旅遊免簽證等等。這中間除了金錢之外,還有軟體硬體的互相合作,像文創外交、體育外交、環境外交、能源外交、人道外交、科技外交、貿易外交……。台灣的駐外代表和辦事處都積極地在爭取交流機會,而這些合作交流隨時都有可能轉換成我們的經濟支援。我們要先替不起眼的人貢獻,才能維持被邀請去貢獻的機會。


台灣作為大國之間亞太戰略之間的一顆旗子,沒有資格改變整個國際外交的結構。交朋友的場合都無法操之在己。我們不能進攻,只能用防守跟鞏固的方式強調主權,這就是弱勢沒有選擇的不得已。如果我們要減輕對中國的依賴,不得不這樣做。


現在的外交,在替台灣爭取更多時間跟空間,可能不會帶來短期的效果。在這幾年這麼多邦交國斷交會是一個趨勢,台灣的未來應該先幫自己鋪路。


現代的外交不單單只是政治外交,應該是靠全民外交、企業外交、媒體外交、行動外交、草根外交與民主外交。想跟台灣人民說,真的要對我們政府多一點人情上的理解,”We, together, can make Taiwan a better country.”。



相關單字

diplomatic relations/ties 外交關係

diplomatic allies 邦交國

scramble to hold onto its allies 混亂中求生存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國際社區

Taiwan Strait 台灣海峽

Squeeze Taiwan’s International Space 擠壓台灣的外交空間



歡迎和我預約時間,用更好的語言和觀點表達自己。

 

(本文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分類:商管趨勢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Madeleine跟著TED學國際表達力
以熙國際創辦人。紐約出生台灣人,高中回台後接觸成人國際教育,台大畢業。
站在全球舞台,表達不只關乎語言和口才,更重要的是心態:先有驅動一切的WHY,然後是如何做HOW,最後才問做了什麼WHAT。我的WHY是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我的HOW是創辦國際文教機構,我的WHAT是輔導上千名常春藤名校、國際企業人才。所謂「國際觀」,並非汰換原有文化與價值,而是深刻明白自己是誰、要什麼,站在全球視野與高度,清楚自信表達主張。你相不相信一段TED影片,就可以讓你換上全球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