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你遇過職場冷暴力嗎?

你遇過職場冷暴力嗎?

賴芳玉

瀏覽數 / 29,050+

A先生是個極富魅力的領導者,工作以外的他總是風趣健談,擁有很多的崇拜者,但他在工作上的鐵腕作風也令人聞之喪膽,下屬對他非常敬畏。他對於下屬B所提出的報告稍有不滿意,便會公然地在所有同事面前把這份報告擲在桌上,並嘲諷:「你是哪所學校畢業的?你連最基本的概念都不清楚,真不知你怎麼會被錄取?」然後一、二個鐘頭的訓話。


B羞愧地低頭不敢回嘴,尤其A先生是如此令人推崇,他既然對這份報告評價這麼差,就一定是自己的問題。只是B不斷自問:「我可能弄錯了一些,但有這麼嚴重嗎?」更難堪的是,所有的同事都聽到他被羞辱了一、二個鐘頭,卻沒有任何一個同事為他挺身而出,他非常痛苦不堪,卻也不允許自己就此放棄這項工作。


這個狀況不斷持續著,他無法終止,以致B只要向A先生提出報告,就戰戰兢兢,凡事(包括只是無關緊要的措辭),都先徵詢A先生意見後再製作報告內容,因此必須等候A先生開完所有的會議後,再畢恭畢敬地諮詢A先生,導致他衍生了很多沒有效率和意義的加班,雖然A先生對於B凡事詢問,偶有奚落,但A先生顯然很滿足於B的態度,雖然被公然羞辱的情形改善了,但B越來越卑微,也越來越沒有自信了。


這類的案例非常多,我們都習以為常,認為這原是上對下的管理、指導的職場文化,也許很多人會說:「這麼玻璃心,不高興就離職啊。」然而,他喜歡這個工作,為什麼要因為「這個人」放棄自己喜歡的工作?


一位致力於法國精神暴力防治法推動的精神科醫師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Marie-France Hirigoyen提出了「職場冷暴力」的觀點,她在提到職場精神虐待,是指藉由言語、表情、姿勢或文字,任何侵害他人人格、尊嚴或身心完整的舉止,以及危害他人任職或破壞職場氛圍的行為。她認為這種行為包含兩個要素:濫用權力及精神操弄,前者很容易發現,但後者在初期不易發覺,破壞力最大,受害者「長期下來會自覺不如人,並向惡意卑鄙的操弄屈服」。


除了這個案例所指上對下的冷暴力外,其他職場冷暴力的態樣還包括同事之間、甚至更多來自於老闆的親屬(如老闆娘),打擊信心、孤立、暗中破壞名譽、霸凌、性騷擾等。常見的有同事間搞小團體孤立、排擠特定的人,以捕風捉影的職場八卦流言暗傷被害者名聲等。


對於職場冷暴力的法律救濟,2014年修正《職業安全衛生法》規定,雇主應對勞工在職場上精神不法之侵害提出預防的必要措施,如危害評估、溝通訓練及消除歧視、建構相互尊重的行為規範等。工作者對於被職場冷暴力的情形,也可以向雇主、主管機關或勞動檢查機構提出申訴。如雇主違反規定,可依法處新台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如工作者因而發生職業病,就可處最高金額30萬元以下罰鍰。而關於性騷擾、性歧視,則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處理。


此外,諮商心理師楊明磊也在于美人的讀書會上提到被害者受到被欺負的傷害後,周遭的人的冷漠也會讓他感到背叛,受害者的內心不斷被侵蝕,除了外在環境的侵蝕外,還包括自己內在也不斷被侵蝕,直到對自己感到失望為止,並對工作失去熱情。


楊老師建議被害者蒐證,並在申訴時提出施虐者行為已造成企業或組織不利的情形,另外找到與自己相同經驗、互相理解情境、但不同職場上的朋友傾訴,讓自己在職場上不孤單,而且不要把心力花在不值得珍惜的人身上,不需要把時間花在改變霸凌者,而是回到自己,「讓自己變好回來」。


最後,還是提醒企業體關心職場冷暴力議題,讓職員找回對工作熱誠,建立友善、人文的職場環境及企業文化,或許更能創造事業的競爭力。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獲作者授權刊載;本文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賴芳玉女權律師
賴芳玉律師,專長為家事法。長期投入防治家庭暴力與援救受暴婦女、外籍配偶的法律工作,曾任中華民國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現任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及受暴婦女訴訟扶助委員會召集人、曾任中華民國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