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跳舞吧!小飛魚:顏子矞老師和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的故事

跳舞吧!小飛魚:顏子矞老師和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的故事

許書瑜

瀏覽數 / 20,400+

「我以前不懂,為什麼要讓我花了10年才回到蘭嶼當老師,但在我第一次帶小飛魚文化展演隊去比賽時,那是蘭嶼第一次有學校參賽,我們拿到了全國第五名,我明白了,因為上帝要我準備好,而且沒有一個時間是浪費掉的。」

顏子矞老師笑著對我說,而我覺得他找到了天職。



顏子矞老師來到蘭嶼十年了,前年在椰油灣的灘頭旁,蓋了一棟自己設計的房子,除了無敵海景,還有讓小朋友玩的溜滑梯。雖然是假日,但顏老師的家仍坐著一群小朋友,窩在沙發上看電影。「假日還要陪小朋友,難道不會累嗎?」我問。「雖然比較沒有自己的時間,但我覺得內心很充實。」顏老師說。



十年前,還是大學生的顏子矞,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像母親一樣成為老師,直到他來到蘭嶼帶營隊,在朗島部落活動結束時,小朋友仍不願意回家,一人一句「老師,講故事給我們聽嘛!」,把他團團圍住。他們就坐在籃球場上,聽著顏子矞說著那些早已老掉牙的醜小鴨或白雪公主,但那一刻,讓顏子矞永生難忘,因為聽著故事的每雙眼睛,都像天上的星星一樣閃亮。「那是我第一次想成為老師的一刻。」他不知道的或許是,十年後他講這段故事時,依然令人動容,那一夜,在他的心中一直沒有結束。



營隊結束,顏子矞坐上了離開蘭嶼的小飛機,他也第一次體會到了蘭嶼特有的「離島情節」。由於地理位置遙遠,有些人一離開,可能就是一輩子了。蘭嶼的孩子也常常面臨找不到老師,或每年換一次老師的狀況。每次的一期一會,都顯得更珍貴。當飛機緩緩起飛,看著來送機、招著手、身影越來越小的小朋友,他對自己說:「如果有機會回來,我就不要再離開了。」



經過了幾年重考、代課的生活,顏子矞終於以正式老師的身分,回到了蘭嶼任教於椰油國小。隔年,就帶著學生參加「活力.e起舞動」-全國原住民族青少年及母語歌舞劇競賽,開啟了「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的故事。



十年來,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總共參加了七次「活力.e起舞動」,並在去年拿下了全國冠軍,讓從幼稚園就參加展演隊、即將從國小畢業的學生-賴鴻恩、謝子勤都難忘不已。他們表演的《YAMA的大船》,改編自蘭嶼某個家族的真實故事:YAMA(族語父親之意)當初造大船是為了凝聚整個家族,但在現代化生活的衝擊下,年輕一輩未必想再過著傳統生活,造好的大船始終孤獨的停在灘頭。



小朋友在舞台上,融合了母語歌謠和傳統舞蹈,精準的呈現出造大船前女人種禮芋、男人砍樹造舟的過程。最令人驚豔的,是扮演YAMA的顏皓偉,在舞台上如同耆老一般,用古調唱著顏老師作詞的歌謠:「我要親手把你造好/雖然沒有人幫忙很辛苦/我的芋頭也不夠/我的豬也很小/但我等不及要和兄弟親人一起出海/ 要抓很多的魚回來…可惜沒能帶你出海/ 我感到很抱歉/美麗的大船啊……」



每次的比賽,都是由顏老師融合了班上同學遇到的狀況和蘭嶼特有的文化,再請母語老師翻譯,和同事們一起努力,變成一齣齣記錄著大家生活的歌舞劇。像是班上有隔代教養的孩子,顏老師就寫了一個阿嬤生病、讓孫子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幫忙捕過飛魚,進而更體恤阿嬤辛勞的故事。2011年發生福島核災時,他也將蘭嶼核廢料的議題融入當年的劇碼-《人之島》,讓孩子在舞台上一度表演到落淚,但他只選擇陳述歷史,將核能的好壞留給孩子自己去判斷。



10年,讓小飛魚們從不擅於表達的孩子,因為加入展演隊,開始練習樂器、學習傳統舞蹈和背誦母語,甚至受邀到宜蘭童玩節表演,認識肯亞的朋友、到紐西蘭和毛利人交流,變得更有自信。顏子矞老師跟小飛魚在一起,所見所聞都會變得不同,他喜歡小飛魚眼中看到的景色,而他們也因為顏老師有了更多可能。



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的故事,於去年拍攝成電影《只有大海知道》,即將在今年夏天上映。



照片來源:顏子矞、小飛魚文化展演隊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許書瑜小島生活
許書瑜,2007年第一次到蘭嶼打工換宿,渡過一個難忘的夏天,
沒想過一個夏天延續成一輩子,開啟了小島生活的故事。
曾在島上當過幼兒園老師,目前和先生共同經營民宿,
自費為蘭嶼的孩子製作兩本母語繪本,也不定期舉辦換宿活動滋養自己和當地。
緩慢深刻地走著在異鄉紮根的路,溫故知新地過著有山有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