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你過年包了多少紅包?為什麼西方人堅持要送禮不送錢?

你過年包了多少紅包?為什麼西方人堅持要送禮不送錢?

Madeleine

瀏覽數 / 4,100+

曾經有一位以熙國際的學生,在美國朋友生日時候給她一個紅包(Red Envelope),那位友人嚇到不敢收,請我們學生換成她想要的香水。我們學生滿是疑惑,錢給她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有什麼不對嗎?


華人喜慶或節日中,紅包無所不在。幫長輩買好禮物有時候還會被退貨,所以大多數人乾脆不買,就不會造成人家困擾。為什麼這種貼心的舉動,在西方文化中反而變成一種失禮的表現呢?


「務實」的定義大不同

西方所謂的務實是「直接了當」,缺什麼就補什麼,這樣就解決了生活上的困擾。也因為這個務實、直率的個性,他們可以很自然的直接「開口許願」。以澳洲的婚禮習俗舉例,新人會直接在邀請信函上寫下禮物清單(Gift registry),以提供親朋好友送禮時的參考。這樣一來省去自己購買的時間,二來經濟支出的財務上也有所分擔了。記得我表妹結婚時直接跟幾位好朋友指名她要沙發,連顏色、規格、貨號、折扣後的價格等相關資訊都準備足了。閨密們收到指令,一點都不覺得被利用,幾位姊妹有效率地去買了沙發。


若將同一套禮俗放在我們身上,也許不那麼適用。大部分東方人都被教育要含蓄為佳,內向、害羞、不用太常表達自己內心的東西,甚至沒有主動開口向別人要禮物的習慣。錢對我們來說比較實際,或這是我們認為的務實作法,親友不用花太多時間挑選禮物,況且選禮物的眼光可能不同,若收到不適合自己的禮物,到時候放著不用也是浪費。


收禮「感受」有所差別

西方人如果送錢給親友,會被解讀成不關心對方,他們真正享受的是收禮時的期望和驚奇。當你付出時間去挑禮物,同時你也將愛與關懷獻給了對方。平時他們都很喜歡聊自己的興趣,或是觀察對方使用產品、品牌習慣,甚至記得他曾經說過想要什麼。當關鍵時刻出現時,獻上精心準備已久的禮物,那種感動是金錢無法取代的。所以當你收到外國朋友的禮物時,記得要表現得很開心,或是送禮給他們時,不要貶低禮物,因為心意遠比價值重要!


東方的習俗中,對於「好運」非常著迷。因為紅包袋的紅色代表喜氣,有為對方添來好運的意味,在親朋好友結婚、生小孩、生日時包紅包給對方,不只是金錢上的支柱,也同時蘊含深層的祝福。


購物便利性與台灣不一樣

台灣地狹人稠,逛街的地方很多,但是歐美大部分的城市能逛街的地方很集中,離商業區很近,離住宅區非常遠。許多人開車到shopping mall就要好幾個小時,交通時間讓人想到就累。所以很多家庭都是週末開卡車進城去購齊一週所需的東西。當然現在網路購物有改善這個問題,但是送Gift Card(儲值禮物卡)或直接送禮物的習慣已經養成,演變為一種文化形式。


以熙國際有許多老外同事,可以從他們收到聖誕禮物與開春紅包時候的反應,感受到收禮喜好的明顯差異。聖誕節時我們會辦Pizza Party,送過各式各樣中國人眼中不起眼的禮物,像是筷子、麻將等等的小物,老外們都認為禮物是精心挑選的,愛不釋手。反之,開春之後的發的紅包,每一位老外都說了 ” Thank you. ”,之後就悄悄溜走了~


想要更精進自己的英文程度,歡迎與我聯繫。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Madeleine跟著TED學國際表達力
以熙國際創辦人。紐約出生台灣人,高中回台後接觸成人國際教育,台大畢業。
站在全球舞台,表達不只關乎語言和口才,更重要的是心態:先有驅動一切的WHY,然後是如何做HOW,最後才問做了什麼WHAT。我的WHY是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我的HOW是創辦國際文教機構,我的WHAT是輔導上千名常春藤名校、國際企業人才。所謂「國際觀」,並非汰換原有文化與價值,而是深刻明白自己是誰、要什麼,站在全球視野與高度,清楚自信表達主張。你相不相信一段TED影片,就可以讓你換上全球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