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Hahow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江前緯:成功不是跟誰一樣,穩定且持續前進才是關鍵

Hahow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江前緯:成功不是跟誰一樣,穩定且持續前進才是關鍵

Hahow 好學校

瀏覽數 / 4,250+
在團隊組成中扮演一個靈魂角色,身為 Hahow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的 Arnold,時而幽默風趣,談到工作又熱血上身!台大社會學系畢業的他,究竟為何創辦 Hahow,又是如何定義成功呢?邀你一起來看看!

Hahow 好學校的四位共同創辦人中,有三位都是工程師,而唯一文組出身的創辦人江前緯 Arnold,是 Hahow 的靈魂人物,大家都叫他阿諾,身為創辦人兼執行長,行程滿檔,是他的工作寫照。


「叩叩叩」推開會議室的門,穿著白色毛衣,手上拎著一碗粥,阿諾匆忙地走進會議室,充滿倦意,但眼神中依然有著對接下來採訪的期待和重視。我感受到阿諾身旁有個緊繃的罩子,他坐了下來,而這個舉動像是咒語,讓緊繃的防護罩煙消雲散,似乎是忙碌的行程終於有了空檔,疲憊也在坐下來的那一瞬間得以紓解。


多元學習的渴望


Hahow 好學校的點子,要從阿諾唸大學時開始說起,就讀台大社會學系的他,想跨領域學習,想接觸一點 Photoshop,又想學寫程式……要跨出去時,才發現好難!阿諾驚覺:「我都已經在台大了!跨領域的學習資源,怎麼還是如此難以取得?」不過,困境沒有澆熄阿諾多元學習的渴望,靠著土法煉鋼的方式,貼傳單做語言交換,或和同學請教學習,省去額外花費,阿諾自己拓展及嘗試,但也因為知道資源取得不易的難處,才在心裡有了才藝交換平臺的藍圖,而一次去瑞士交換的經驗,認識了學程式設計的 Austin ,兩人便成了最初的合作夥伴。



創業不是突然,成功更非偶然


理念一拍即合的兩人,從 2014 年就開始呼朋引伴嘗試,首先推出 OBeyO (音:臺語「黑白學」)語言交換平臺,而後又於同年 9 月,推出 Skillhopping 才藝交換的網站,希望能讓大家「以才會友」,在短時間內,媒合超過上千對才藝交換的用戶。兩次成功的經驗,都讓阿諾嗅到大家渴望多元學習的趨勢。而後因著越來越多使用者的建議,線下的學習仍然大量受到時間、空間的限制,讓阿諾開始思考突破的可能,進而看到台灣線上課程的市場機會,最後,阿諾與另外 3 位工程師 Austin、Daniel 與 Peter 在 2015 年 2 月,聯手打造 Hahow 好學校,全球第一個募資結合線上課程的平臺,也奠定了 Hahow 有 4 名共同創辦人的基礎。成立至今不到兩年,發展迅速的關鍵為何?阿諾謙虛的說:「三位工程師們絕對是幕後推手!」


嘗試很難、溝通更難


身為唯一一位文組的創辦人,跟理性的工程師們,難道不會溝通有斷層嗎?「一定會有!因為思考方式完全不一樣!」工程師們非常理性且講求邏輯的溝通模式,是一大考驗。阿諾認為,理性與感性之間,並沒有一定的好或不好,不過許多時候遇到人的問題,很難用邏輯性的方式去處裡。一開始常常會覺得工程師們感受不到自己的處境,「但就是盡可能的彼此都退讓一些,試著用對方的方式,去描述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日子一長,阿諾感受到工程師們變得更為感性些,特別是 Hahow 的第一號員工子葳進來公司後,無形之中影響更多,女性的角色和感性較容易連結在一起,潛移默化得讓工程師們更明白「感性」這樣的思維在一間公司中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而不光是人事部分,其它地方也是如此,例如在制度的建立上,新創公司普遍會因為人少而疏於管理,但在沒有人資部門的情況下, Hahow 的制度卻相當成熟。「我碰到問題的時候會想解決它,但工程師會想要建立規則。」阿諾說,公司能夠穩定招募共事的夥伴,跟理性思考的工程師們所建立的人事流程息息相關。


陰錯陽差的社會學系,卻成了最大利器


談到自己的成長,阿諾認為自己的爸媽,給了相當大的彈性,唯獨大學選填志願時,從商的爸媽希望兒子可以念商管相關的科系,但陰錯陽差地進入社會學系,卻讓阿諾認為,是目前人生中最重要的轉捩點。


社會學系教我最重要的兩件事情,就是批判性思考和同理心。


阿諾認為這兩項結合在一起,成為他很重要的利器,能夠更看得到問題的根源,不一樣的是,他將這樣的思考模式,運用在商業上,發現自己可以比別人更快察覺到市場需求。回頭看自己念社會學系的經歷,阿諾眼睛發亮的表示,若有機會回母校分享,一定要跟學弟妹說:「社會學系的知識,真的爆炸有用!」


而這樣的背景,也會在面試新人的時候嶄露無遺,阿諾笑說:「我常常會問很多天馬行空的問題,都會被另外三個創辦人念!」工作以外的生活、和家人相處的狀況等等,看似與專業無關的問題,卻是阿諾的面試一定會問的問題,這些問題的背後是想知道,眼前的這個人,除了專業以外,有沒有同理心、有怎麼樣的關愛,才能多了解一點對方的全貌。



角色轉換,首重心態


從在大公司工作的受雇者,到創業家,最後公司擴編成了雇主和領導者的角色,這之間的轉換,阿諾感觸良多。「終於明白當老闆不容易!」阿諾笑了一下繼續說著,以前認為很多東西不合理,現在來看就會明白是不得已,但最重要的關鍵,還是缺乏溝通。


阿諾運用過往工作經驗的發現,去建立一套更完整的溝通模式。在 Hahow ,每位夥伴可以直接跟創辦人溝通,跨組之間的交流也相當頻繁,回到初衷,阿諾認為,人人都是渴望交流跟互動的,這不僅是 Hahow 好學校的核心精神,更是落實在團隊文化裡的重要指標,也讓 Hahow 在快速擴張的過程中,依然保有彈性和空間。


公司持續成長,心態也要跟著調整,阿諾認為最大的挑戰是管理,「過去都是自己做,而要放手給大家做時,最難的不是信任,而是要如何建立流程,把工作交辦出去,但同時可以有效的溝通跟執行。」


各方面穩定且持續成長,才是我想要的成功


許多人心中會設定一位模仿的偶像,用來激勵自己當作學習指標,但阿諾沒有這樣的設定,因為阿諾認為,即便是賈伯斯或馬雲這一類普世價值定義的成功人士,在他們的人生中,都因為工作,而做了其它犧牲。對阿諾來說,成功並非把公司做到世界第一,而是自己的方方面面,家庭、休閒、工作、健康……等等都穩定且持續成長,「而我也希望, Hahow 每個夥伴都有這樣的平衡。」所以 Hahow 在員工福利的部分,都全面性的建立與執行,期望夥伴們都能享受這樣的「成功」。



藍圖依舊,遺憾不遺忘


回頭看短短兩年的創業歷程,在尋找商業模式的過程中, Hahow 發展成了線上課程平台,帶來了交流的便利,也成功發展出了商業模式,卻留下了一個沒有實體互動的遺憾,阿諾沒有忘記最初做才藝交換平台 Skillhopping 的服務初衷,是同儕之間「以才會友」的互動及交流,將線上活動導到線下實體互動,依舊是阿諾心中的藍圖,「若 Hahow 是一間實體學校,你想像中的 Hahow 會是什麼樣子呢?」我好奇的問阿諾最後一個問題。


「有大自然、有森林、有很多實體的教室,可以提供學習的器材,鋼琴、滑板、吉他,也可以有個咖啡廳……」阿諾說著這張藍圖的同時,又向我再說了一次 Hahow 的願景:


透過科技與創意的力量,讓世界每個角落都因學習而快樂,實現知識技能的有效流動。


因著這個願景,就會明白現在看到的 Hahow,只是其中一種的體現方式。我看見阿諾眼神裡的光,穿透疲憊閃爍著。採訪到這裡,就會深刻感受到 Hahow 好學校,永遠會閃閃發亮。


最後,我請阿諾為自己到目前為止的創業人生,打一個分數。


「88 分吧!本來很想答 87 分,哈哈哈!」


疲倦不忘幽默的回答,為採訪尾端的筆記增添了一個笑臉,阿諾說主要的扣分是在太過「行程滿檔」的工作生活,但我想除此之外,這個分數預留出來的空間不是謙虛,而是朝穩定且持續成長的成功,繼續前進吧!



作者/賴靚穎(亮亮)

本文轉載自Hahow 好學校


文章分類:商管趨勢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Hahow 好學校
Hahow 好學校,學那些學校不會教的事!Hahow 好學校是最有趣的線上課程平台,同時也是全台最大的跨領域募資學習網站。取自台語「學校」的發音(ㄏㄚˇ ㄏㄠ),我們關注教育的意義,努力創造自學價值的延伸、分享與學習的社群,實現知識技能的有效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