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人之島上的咖啡店

人之島上的咖啡店

許書瑜

瀏覽數 / 8,600+

蘭嶼,又稱為Pongso no Tao-人之島。人與人緊密連結的島嶼、讓人活得更像個人的島嶼。在這裡沒有星巴克,但每個部落都有著無法連鎖的特色咖啡店,這些在海邊沖煮出的咖啡,療癒了每個過得太過匆忙的靈魂。而從一個空間的擺設,也都能窺見咖啡店主人的個性。就讓我們一起走訪這些由當地人用心經營的咖啡店吧!


漁人部落:滿棒音樂咖啡


藏身在斜坡巷弄裡的滿棒音樂咖啡,在推開一般住戶的紗門後,好像瞬間移動來到了異國空間。奔放的橘紅牆面,如同咖啡店的女主人Manpang(滿棒)的個性一樣,熱情且樂於分享。



今年剛開始營業的滿棒音樂咖啡還不為許多遊客知道,卻早已成為熟門熟路的部落媽媽們聚會的場所。Manpang的餐桌也如同她的人一樣,巧妙的融合自己的根及各種文化的滋養,可以是花茶配糕點、也可以是啤酒配飛魚乾,話題從藝術、音樂到對島上的關懷和期許,或許話夾子一開,低銷就是三小時。



佈置上Manpang也巧妙融入了妹妹將飯匙變成的菜單、部落青年用浮球改造的音響。她不侷限這個空間能夠做什麼,只希望能夠讓部落裡的長輩、年輕人及孩子們都能在這裡自然的互動,大家分享資源、共學互助。像是暖流一般,以茶香、酒香和美食,療養著游進店裡的飛魚。

紅頭部落:海很藍影像咖啡館

  

2009年初春開幕的海很藍咖啡,是由Matopos和她的先生-阿賀,一起共同設計打造的戶外咖啡空間。白色的方型吧檯,除了忙碌的老闆身影,還有穿梭其中的貓咪身影,時常融化許多愛貓人士的心。 學攝影的Matopos和設計師阿賀,常利用店內空間分享蘭嶼生活點滴的影像,讓遊客能更瞭解蘭嶼的生活美學。



藝品區販售著他們自己設計的商品,不管是明信片、木雕小物及浮球,都是生活帶來的靈感。在餐點部分,除了運用自家栽種的地瓜及南瓜製作成美味的甜派,也有季節限定的蘭嶼當地水果研發而成的特色招牌冰沙。此外,特別推薦用Espresso製成魚造型咖啡冰磚的《海很藍咖啡》,搭配冰淇淋般口感的起司條,都很受到遊客歡迎。



老闆夫妻平時很關心島上的各種議題,和島內青年夥伴一同發起淨灘活動,至今已滿六年,也有協助動保團體在蘭嶼的動物絕育和免費提供場地,希望能為小島上的貓狗提供更好的照顧。



在海很藍咖啡店裡,你總能找到蘭嶼最美的生活風景,或許是兩三隻慵懶午睡的貓咪、初次相見就成為朋友的客人、因風吹拂著的大葉欖仁樹影,或許就如同老闆夫妻所說的:「一杯咖啡,一本書,小島就是你的專屬咖啡館。」



野銀部落:藍咖啡屋


Sinan Mankeran在2010年回到故鄉,運用自己曾在台北晴西餐廳打工時的經驗,在自己的部落開啟了藍咖啡屋。一開始只賣西餐的她,很少得到客人的正面回饋,這讓她開始思考遊客來到蘭嶼的心態,應該是想嚐試當地食材,於是開始研發各種結合當地食材的西式料理,首先,就從自己最愛吃的芋頭糕開始。「芋頭糕是慰勞對自己很重要的人才會做的料理。」Sinan Mankeran解釋道,自己試著調配水芋跟旱芋的比例、加上手桿派皮,製作出心意滿滿的芋頭派,讓客人讚不絕口,自己也更有成就感了。不只如此,Sinan Mankeran的廚房或許就像她的料理實驗室,她喜歡利用淡季研發新菜色,丈夫和孩子都成了試吃員,等到大家都說滿意時,一道道創意十足的料理,像是飛魚pizza或適合當伴手禮的飛魚XO醬,就這樣豐富了旅人的期待。


Sinan Mankeran一直帶著對家鄉的關懷在經營藍咖啡屋,希望能夠直接採用當地自耕農的農產、或不再為了多賺一些錢而製造一次性的垃圾,而她提供的手沖咖啡、手做甜點和料理,也都如同她的人一樣,沒有多餘的添加物,只有對料理的熱情和將心比心的關懷。

東清部落:朵特咖啡

  

「我覺得朵特咖啡是讓我轉變成大人的一間餐廳。」Si Anopen這樣告訴我。2012年的她發生了嚴重的車禍,造成骨盆斷裂、回蘭嶼休養的同時,姨丈姨媽提議她要不要和妹妹合開一間咖啡店,適逢好友的父親突然意外離世,讓在外求學工作的她,終於回到蘭嶼,一邊有更多時間陪伴珍惜的親友,一邊開始了經營朵特的生活。



Si Anopen自嘲自己當初完全是餐飲業的門外漢,雖然做了許多開店前的準備,但因找不到店裡明確的方向,前三年只能不斷從自卑和挫敗中調整,朵特咖啡讓她必須扛起店內的設計所要呈現的氣氛,設備的挑選、擺放定位到做餐的流程、食材的保存、與廠商間的互動、員工管理等等....,所有細節無不親力親為,瞬間讓她有種長大的感覺。現在,Si Anopen已經能做出非常銷魂的允指豬肋排飯,和美味的蜜絲紅蛋糕,也變得更有自信。



鄰家女孩氣質的Si Anopen,跟幼稚園和國小的部落小孩都以朋友相稱,他們也常常進到咖啡店找Si Anopen玩。曾經,也有香港來畢業旅行的學生們,因為看到店裡有聖經經文,就在飯後離開前唱詩歌給同樣身為基督徒的Si Anopen聽;此外,也有幾組原住民的朋友,拿起店裡放的吉他就唱起歌來。還有當客人吃飽看著窗外的海景發呆時,雖然Si Anopen不知道他們當下在想什麼,但她卻感到很知足。因為這些就是她最喜歡的,專屬於朵特咖啡的日常。


朗島部落:角落咖啡


「請問角落咖啡要怎麼走?」想要找到這間藏身在朗島部落裡的咖啡店,你會需要熟人帶路,或者一位熱心的當地人指引方向,但也因為這份宛如與世隔絕的隱密,讓許多人在這個小小空間,得到了身心真正的休息,有力量再回到繁忙的環島公路上,繼續自己的旅程。



角落咖啡的經營者就叫做Bais,在族語就是「角落」之意,媽媽告訴她,這也包含了你能到世界各個角落的意涵。Bais一直希望能回到家鄉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並且將家裡工作房(makarang)和地下屋(vahay)拆掉的木版當作地板,讓小屋保留了傳統的味道。


  

當初為了回家多陪父母的Bais,誤打誤撞開啟了自己的咖啡店,但對於咖啡的品質和手做甜點的用料,都是一點也不馬虎,不管是司康還是磅蛋糕,都非常紮實,廣受好評。



這個咖啡廳的一隅也販售著爸爸手刻的小拼板舟、Bais手繪的明信片、姊姊做的飾品。媽媽收成的地瓜芋頭,則變成店裡的夢幻甜點,可遇而不可求。這個角落不只分享了這一家人的生活故事,也讓聞香而來的旅人,從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到變成交換生命故事的朋友。


 
椰油部落:
船長咖啡


船長咖啡原本是蕭玉蘭和在開船捕魚的姊夫共同經營,初衷是希望不管朋友來訪或釣客想休息喝個咖啡時,都能有個好去處,所以在2003年的元旦開始營業,現今由蕭玉蘭本人經營。蕭玉蘭的豪氣和幽默,常常帶給大家歡樂的氣氛,她很喜歡跟客人分享蘭嶼的文化,覺得開店就是要交朋友,和客人常常有風趣的對答。像是客人曾經點餐時說:「老闆,請給我冰沙,但不要太冰。」讓她很為難。或者有客人問她:「你覺得海邊看海的羊都在想什麼?」五花八門的問題集,反映出這些年她面對形形色色的旅人,有些成了一期一會的朋友,有些成了常常來聊天的常客。



船長咖啡的價位在島上非常親民,常常吸引蘭嶼中學或椰油國小的孩子來,小朋友在店裡的童言童語,非常可愛。餐食部分,除了有遊客非常推薦的冰沙、焗烤義大利麵、蜂蜜千層酥,還有讓冰淇淋和熱巧可力在口中完美融合的布朗尼和無言起司蛋糕,老闆說:「這叫無言起司蛋糕,因為好吃到無話可說!」蕭玉蘭有時也會做出菜單上沒有的料理,更期望自己未來能研發出運用更多當地食材的菜單。

每個部落都有一間值得你慢慢走訪的咖啡店,到蘭嶼玩時,不妨停下腳步,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更認識這座島的緩慢與甜美。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許書瑜小島生活
許書瑜,2007年第一次到蘭嶼打工換宿,渡過一個難忘的夏天,
沒想過一個夏天延續成一輩子,開啟了小島生活的故事。
曾在島上當過幼兒園老師,目前和先生共同經營民宿,
自費為蘭嶼的孩子製作兩本母語繪本,也不定期舉辦換宿活動滋養自己和當地。
緩慢深刻地走著在異鄉紮根的路,溫故知新地過著有山有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