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下一個家在何方》一個家,一個希望

下一個家在何方》一個家,一個希望

30書蟲

瀏覽數 / 1,850+
當房租超過薪水三分之一,我們再也無力翻轉貧窮!

哈佛社會學家馬修‧戴斯蒙花費數年,住進兩個底層社區、採訪三十多名房東、出席一千多場法庭,將美國底層的居住現狀化為八個家庭的真實報導。

屋況合宜、價格合理的居住環境,絕對應該是每個人的基本
人權,唯有穩定的棲身之所,是脫離貧困的第一步!

家,是人生活的重心。家,是避風港,是我們工作操勞完,在學校緊張跟專心完,在街頭種種歷劫歸來後可以返回的去處。有人說在家裡,我們可以「做自己」。只要離開家,我們就會化身為另外一個人。只有回到家,我們才能褪下面具。


家,是人格的泉源,是我們的身分可以生根、可以開花結果的地方。童年的我們會在家裡做夢、玩耍、打破砂鍋問到底。青少年的我們會退而在家整備,進而離家冒險。再長大一些,我們會希望建立自己的家庭來生兒育女,在工作上努力。家就是這樣的基地。說到要了解自己,我們往往都會從自己出身於什麼樣的家庭說起。


在世界上許多種語言裡,「家」的涵義不只是遮風避雨,這個字更會讓人聯想起溫暖、安全感與親情—就像是母親的子宮一樣。古希臘文裡,「家」的象形文字常被用來代換「母親」。中文的「家」這個方塊字有兩層涵義,是家人,也是房子。英文裡的「Shelter」是由兩個拉丁文拼成: scield(屏障)與Tuma(團隊),合起來就是一家人共同聚集在保護傘下的樣子。從古至今,家都是生命的基礎。家是分享美食的廳堂,是培養靜態興趣的地方,家人間會在這裡傾訴夢想,建立傳統。


都會的生活也始於萬家燈火,家讓我們落地生根,讓我們把家家戶戶集結成屬於大家的社區。以家為單位,我們會參與地方政治,會以團結並以「遠親不如近鄰」的心情跟鄰居交心。「要逼著一個人站出來去關心整個國家的事情,絕非易事,」法國政治學者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如是說,「但如果說到要在他家門前開一條路,那他就會立刻感覺到這件公眾的小事會對他切身的利益產生巨大的影響。」一定要等到某條街變成我們的那條街,某個公園變成我們的那個公園,某間學校變成我們的那所學校,我們才會真正進化成以公眾事務為己任的公民,才會願意投入時間跟資源到我們肯定的價值上:無論是要巡守社區、當美化兒童遊樂場的志工、還是要競選加入在地的教育委員會,來自於家的認同,都是最重要的契機。


想為了公益去貢獻一己之力,是民主的引擎,也是社區、城市與各州的生命所繫—最終也是我們立國的根基。瑞典經濟學家岡納.莫道爾(Gunnar Myrdal)曾寫道,為了公益而付出,代表著「從美國人心中湧出的理想主義與道德情操」, 這股衝動有過很多名字,有人說這是「國家之愛」、是「愛國主義」、是「美國精神」。無論掛上什麼樣的名號,換上什麼樣的臉孔,其底蘊都同樣是「家」。國家是什麼? 不就是都市與城鎮的結合嗎;都市跟城鎮是什麼? 不就是鄰里的集合嗎;鄰里是什麼? 不就是一個個家的組合嗎。


沒多久之前,很多人還不知道問題有多麼誇張,也不知道居住問題會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後果。唯一知道問題嚴重性與後果的那群人,只有親身受苦的那群人。學界、媒體、主政者多年來的一個共通點,就是對驅離問題視而不見。而這三方無視的結果,就是驅離明明影響了廣大窮困家庭的人生,卻在社會學的研究工作上付之闕如。所幸隨著資料的浮出與新研究方法的問世,我們已經有能力評估驅離的氾濫程度,同時將其產生的效應做成紀錄。包括驅離與窮困社區之間形影不離的關係,乃至於驅離讓家庭、社區與孩子所付出的慘痛代價,我們都已經了然於胸。


在美國,我們保證了「老有所養」、保證了十二年國教、也保證了給所有公民的基本營養,我們認定這些是生在美國的基本權利。我們會保證這些事情,是因為我們知悉必須確保供給基本的人性需求,如此一來追求活著的尊嚴才不會是緣木求魚。而誰能說居住不是基本的人性需求? 屋況合宜、價格合理的居住環境,絕對應該是每個人的基本人權,而且原因一點都不費解:要是連住得安穩都談不上,其他的事情都會像蓋在流沙上一般。


以公共政策的力量去提供條件合宜、價格合理的住房給低收入的美國家庭,絕對有其重大的意義,也能為打擊貧窮出一份力。雖然公宅的住戶或租屋券的領取者並非個個都是窮人—當中不乏年長者或身障朋友,也有一些中等收入的民眾—但年復一年,各種租屋補貼方案讓每年兩百八十萬名的美國人得以從貧困中脫身是不爭的事實。這些方案讓更多人不再無家可歸,讓家庭可以騰出資源而不會沒錢看病、沒錢付交通費,或者連吃飯都成問題。我看到很多家庭排隊排了好多年,終於領到租屋券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到雜貨店,用他們「突然多出來」的錢去買東西。就這樣,他們的冰箱跟櫃子不再空空如也,他們的孩子也不再弱不禁風、營養不良,或者長期貧血。


你能想像我們把大部分失業救濟跟社福安全網給收起來,不給那些有需要的家庭嗎? 你能想像我們讓來申請食物券的家庭一個個餓著肚子吃閉門羹嗎? 你知道面對需要棲身之處的貧困家庭,我們正在做的就是這樣狠心的事情嗎?


貧窮者的居住正義是一個重大的危機,因此我們必須盡全力解決。這個問題絕對是美國內政的當務之急—因為居住問題不但把許多底層家庭逼到瀕臨財務崩潰,甚至中等所得的家庭也開始陷入泥淖。把當前美國所有的租屋家庭都算進去,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家庭,房租就占了所得的一半。再一次讓城市恢復生氣,讓大家「住得起」,是美國沒有理由不做、也沒有理由做不到的事。


本文節錄:【下一個家在何方】一書/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exels

文章分類:商管趨勢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30書蟲30書蟲
啃別人的書,養自己的人生。
把人生觀點心情見解價值,啊姆啊姆一口吃光光,在太大太快的世界裡,當勇敢向前行的書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