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下一個家在何方》房東這一行

下一個家在何方》房東這一行

30書蟲

瀏覽數 / 2,250+
為了書寫貧窮的真相,哈佛社會學者馬修‧戴斯蒙住進兩個底層社區,花費數年,採訪三十多名房東、記錄數十萬筆驅離資料、追蹤百萬筆911電話、出席一千多場住房法庭,找到牽繫起貧富兩者的經濟體系──租屋市場。只是,他發現兩種自由在此互槓:房東想靠租金賺錢,房客希望一家能住得安全舒適。

當收入的一半必須拿來繳交房租,許多家庭因為入不敷出,被迫遷徙至更骯髒、暴力、拮据的街區;而喪失安穩的棲身之所,致使貧困者失去原有的財產、遠離熟悉的街區、更因為居無定所的壓力,讓學業與工作表現失常。物質匱乏加上消極與憂鬱的心理,讓貧窮生生不息,一代傳給一代……。

作房東的,沒有避險這回事。房客不付你五百美元,房東便立刻少了五百美元的收入。無法收租,房東就只能吃老本或靠正職去補房貸,否則就等著銀行發通知說要查封房子。這一行也沒有一堆術語可以讓事情講起來好聽點:沒有所謂的「縮小營業規模」、也不存在什麼「單季淨損」。賺或賠都是一翻兩瞪眼。不該賠的賠了、跟該賺的沒賺到,對房東來說都會是「切身之痛」。經驗老道的房東都喜歡講他們第一次大賠的故事:有房客自行將天花板拆了,拍照留存,然後跑去住房法庭告狀;還有夫妻趁被房東逐出家門前拿襪子塞住洗碗槽,將水開到最大。新手房東要不是挺直腰桿,否則就乾脆退出。


一九九九年,舍蓮娜在房價低檔時買了間房。幾年後房市起漲,她用增值的房子去重談貸款(借新還舊),結果手上立刻多出了兩萬一千美元可以周轉。六個月後她第二次重新貸款,這次套出了一萬兩千美元。靠著這些現金,她買下了人生第一處用來收租的房子:是租金最便宜的舊城區裡,一棟可分成兩戶出租的雙拼公寓。在此之後,靠著收租的獲利、重貸、以及投資客放的高利貸,舍蓮娜的房子開始愈買愈多。


她慢慢弄懂,租屋市場裡有一種人是中產階級,他們租房子時考慮的是自己的喜好與需求,第二種人是「逐水草而居」的年輕人,第三種是都市裡既買不起房子、又沒資格住公共住宅的的窮人。不同的房東會在不同的地方活動,而他們一般都會把房產集中在一個區域內來經營。在密爾瓦基這樣一個種族與各種界線涇渭分明的城市裡,房東得鎖定特定的族群來做生意:白人或黑人、窮人或大學生。舍蓮娜最後決定專攻貧窮的黑人。


在美國大部分的地區,包括密爾瓦基,多數房客必須自付水電瓦斯費,但房客愈來愈拿不出這些錢來了。自二○○○年以來,燃料與水電瓦斯費上漲超過百分之五十,這歸功於全球需求增加與價格上限調整。一整年下來,美國平均每五戶貧窮的租屋家庭,就會有一戶因欠繳費用而收到公共事業發來的服務中斷通知。因為沒有能力兼顧房租跟這些公共事業的帳單,所以有些人會鋌而走險,付點小錢請親戚或鄰居幫他們偷接管線。全美每年被竊取的電量總值高達六十億美元,只比汽車跟信用卡的竊案金額低。偷瓦斯要難得多,所以也較為罕見。罕見的原因還有冬天一到,瓦斯就不需要偷了,因為政府規定冬天不准斷瓦斯。但只要四月一來,不准斷瓦斯的命令取消,瓦斯公司就會大陣仗地帶著一疊疊中斷服務通知、跟一箱箱工具回到貧困的社區,每年大約有五萬戶的家庭會因為欠繳費用而被We Energies 能源公司中止瓦斯供應。很多房客是冬天乖乖繳房租,暖氣的瓦斯費就擺爛;夏天改而欠房東錢,然後努力把瓦斯費還清。他們的目標是在天氣變冷前再次連上瓦斯的管線,這樣才能在冬天裡享受到政府不准中斷的瓦斯供應。這樣的背景也說明了為何驅離的件數會在夏季跟初秋飆高,而後在十一月瓦斯開始強制供應後下降。


本文節錄:【下一個家在何方】一書/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exels

文章分類:商管趨勢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30書蟲30書蟲
啃別人的書,養自己的人生。
把人生觀點心情見解價值,啊姆啊姆一口吃光光,在太大太快的世界裡,當勇敢向前行的書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