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謝永泉:用母語歌謠喚醒即將失語的一代

謝永泉:用母語歌謠喚醒即將失語的一代

許書瑜

瀏覽數 / 2,250+

一直覺得,蘭嶼慢板的古調,很像入睡前夜裡傳來的浪聲,沒有太多的起伏,如同遠方重覆的低喃,卻有股安穩人心的力量。



但若是慶祝千條飛魚的漁穫或收穫節的搗小米的合唱,當族人齊聲發出共鳴時,又好像有一股巨大的暖流瞬間讓你溼了眼眶,到激昂處,那歌是早已捲走你過多包袱和偽裝的長浪,只剩下餘音般的浪花



達悟/雅美族人,一直流傳著古老的歌謠,從推著搖籃、哼著搖籃曲哄嬰兒的婦女,到搗著小米跳著勇士舞的部落男人...,但謝永泉(Syaman macinanao)卻說 :「這幾年,我發現傳統歌謠在消失了。」


謝永泉在這幾年觀察到一些歌謠消失的跡象,以前他父親蓋高屋舉行落成時,曾經和 80 個賓客以歌答唱都應對自如、沒有絲毫的出錯。



但這幾年些人家裡落成,但卻開始出現屋主不會唱古調,需要請其他人代唱的狀況;又或者他去參加別人的落成禮時,依照輩份大小,本無機會開口的他,卻也開始「跳級」吟唱,因為會唱古調的人來越來少了。


或許大家忙於工作,不再過著農耕的生活,落成禮使用的豬隻或芋頭可以從台灣買來,但古調呢?那是你花錢也買不來的。若不反覆聆聽、觀察和附和,未來的落成禮將只剩下沉默



謝永泉說:「歌謠是一個證據,它是有故事的、有畫面的。」每一首古調其實都蘊藏著部落的歷史或家族故事及父親的故事。在沒有文字記錄的過去,靠著傳唱這些歌謠保存著大家共同的記憶。


因為發現歌謠快速地消失,為了保存自己的語言和文化,謝永泉開始用羅馬拼音,記錄著父親的經典歌曲。


他說,每個父親都有自己的經典歌,那首歌會記錄父親一生中重要的事蹟。



比如說,謝永泉的父親-Syapen kotan,就有一首歌是關於立德班的人送他鋸子,他用那把鋸子上山兩個月的時間,砍了一棵非常巨大的龍眼樹的故事。


歌詞內容翻成中文,依舊充滿許多畫面和詩意:


「砍樹最累的工作是像橫削木板,當我在做這個動作時,我感覺自己好像參加了戰爭一樣,像是手臂被打傷了一般。我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在這裡一直削木板,一直砍削木板,砍樹的區域,猶如寬闊海岸線一般。」


又一首歌說:


「我要放棄,那棵被我砍伐的巨大麵包樹嗎?我依據我的做夢,決定是否放棄?我不想再砍了。但這是我的祖先,留給我們的樹...」



謝永泉學著唱父親的經典歌,Syapen kotan 聽了覺得很安慰,也會在過程中,告訴兒子更多自己或家族的故事。


除此之外,父親也曾為他的小孩子(指:謝永泉)唱道:

「孩子你要快快長大,因為我去砍樹時,後面需要有一個人和我一起抬著木板。」



沒想到在多年以後,在謝永泉自己也成為人父,因為思念在台灣唸書的寶貝女兒,也開始像父親一樣,用族語進行音樂創作,用母語寫了一首表達為人父母對孩子思念之情的《Akokey si ovey:親愛的寶貝》。



akokey no kan...akokey si keypong

親愛的.. 我的珍寶

akokey si ovey

親愛的.. 我的寶貝

akokey si tao no mata

親愛的..你是我注目的焦點


每當副歌一下,常常讓現場聆聽的朋友,無論聽懂不懂歌詞,都深受感動,我常告訴初次聽到這首歌的台灣朋友,這是蘭嶼版的《寶貝》。


此外,謝永泉說達悟/雅美族傳統的歌常常會有重覆或合音的特色,像是他第一首創作的歌-《Jikangai 你不要來》。



imo ya jimzapzat do pongso eya am jikangai jikangai

不珍惜蘭嶼島的人 你不要來! 你不要來!

imo ya jimacyanod do keylian am jikangai

不關心部落事務的人 你不要來!

imo a ya tey mararaten a tao am jikangai jikangai

自私自利的人 你不要來!你不要來!

imo a ya tey maoyaoyahen a tao am jikangai

愛生氣的人 你不要來!

imo a ya seyros so yay open am jikangai

只喝一湯匙就醉的人?你不要來!



謝永泉除了翻譯國語聖歌為達悟聖歌、編製文化叢書、開授母語課程、夏天在 Dovanwa駐唱之外,仍持續地用母語創作,經年累月下來,開始讓更多蘭嶼青年或長期在島上工作的 dehdeh(外地人),學習認識達悟/雅美族的語言和文化。


他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的語言能夠延續下去,而這已經變成我活著的目標。


※影片及照片來源:蘭嶼高中-阿卡貝拉社/奕騏謝永泉的歌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許書瑜小島生活
許書瑜,2007年第一次到蘭嶼打工換宿,渡過一個難忘的夏天,
沒想過一個夏天延續成一輩子,開啟了小島生活的故事。
曾在島上當過幼兒園老師,目前和先生共同經營民宿,
自費為蘭嶼的孩子製作兩本母語繪本,也不定期舉辦換宿活動滋養自己和當地。
緩慢深刻地走著在異鄉紮根的路,溫故知新地過著有山有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