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作家柚子甜:以身為老妹為榮

作家柚子甜:以身為老妹為榮

30書蟲

瀏覽數 / 2,050+

「老妹」這個詞,是我們這年紀的女生常見的自稱。


會主動使用老妹來稱呼自己的女性,年齡多半介於二十末到三十初,開始覺得自稱「少女」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認為自己有到「熟女」的程度,所以在兩者之間取出一條灰色地帶,稱為「老妹」,權充作為一個過渡期的代名詞。


細細探索老妹這兩個字,它其實貫穿了兩個反差:「老」,代表年紀大、不討喜;「妹」,代表年輕、貌美與受歡迎。但這兩個天差地遠的字串在一塊兒,就轉變為女人對社會價值的隱含嘲弄。年紀大又如何?在別人拿自己的年紀做文章之前,先一步自我解嘲道:「我就老妹啊,怎樣?」


但我從不覺得老妹是種貶抑的稱呼,相反的,我自稱時總是充滿了驕傲,因為那是對社會僵化價值的調侃,對「重幼輕老」的嘲弄,以及「我不在乎坦白自己年齡,因為我擁有的遠勝過年齡」的霸氣。


那麼回過頭來,「老妹」又是怎麼樣的一群人呢?我同意年齡的劃分其實很淺薄,因為有許多人表示她們才二十出頭,就已經有不少文中的「老妹心境」;或是年齡已經四十多歲,心態卻未完全轉化為熟女,還遊走在少女與熟女之間擺盪。


但總體來說,她們的人生已經走過天之驕女的少女時代,無論自願或非自願,都開始受到社會價值對「三十歲女人」的擠壓。原本的青春無敵被削弱了,責任和義務慢慢加重了。她們被賦予了許多快三十歲的人「應該」要做到的事:比方說拿不錯的薪水、找到對的人準備結婚、找到堅定的人生方向、做完所有想做的事、還有,定下來。


她們像還沒準備好就被迫拿到考卷的學生,一夕之間被要求「轉大人」,開始為了成為大人的一切,經歷種種陣痛與慌亂。


她們越想應社會的要求定下來,卻發現自己越是對人生感到恐慌。她們常常發現自己不在想要的路上,卻不知道真正想去的是何方?原本信仰單純的童話世界,也在逼近三十歲時逐漸瓦解。她們在很多方面已經開始向社會學習務實,心底卻還沒放棄尋找所謂的夢想。


如果要用一種顏色形容老妹,我會說,她們既不是純粹的白天的白也不是黑夜的黑,而是像黎明或黃昏:介於交界,多變而獨特的色調。她們總是既茫然又堅定,理想又與現實同生,已經無法被推回「少女」的框架,又尚未跟「熟女」同溫層妥協。


老妹世代是失落的世代,是原本被視為一種尷尬的、未完成的世代。但我卻認為,這個世代應該要被獨立出來,被承認、被指認。因為任何「未完成」的狀態都是一種狀態,是尚未被決定未來的狀態,是「可能性」的力量最強大,最有機會扭轉命運,既不是毛蟲也不是蝴蝶,是正在蛻變的蛹,有能量決定自己的未來的特殊世代。


決定書寫《老妹世代》的契機,是因為意識到「老妹」長期夾在少女與熟女的斷層間,常常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既自卑又惶恐。為了尋找歸屬感,要不是努力在各方面「保持年輕」以求被少女延長收容,就是認命地快速往熟女靠攏,忽略了這個時期特有的多變與獨特──就像白天急著等天黑,而錯過享受夕陽短暫的美麗,那是多麼可惜的事。


萬物是諸行無常的。少女不會永遠是少女,老妹不會永遠是老妹,熟女有一天也終將老去。但願我筆下對老妹世代的詮釋與捕捉,能讓所有進行式的老妹,更加認出與喜歡上現在的自己。讓所有過去、現在、未來的老妹,都能因為自己可以經歷這個「老妹世代」為榮。



本文節錄:【老妹世代:30歲後,我反而更喜歡自己】一書/遠流出版

(首圖來源:我可能不會愛你電視劇照)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30書蟲30書蟲
啃別人的書,養自己的人生。
把人生觀點心情見解價值,啊姆啊姆一口吃光光,在太大太快的世界裡,當勇敢向前行的書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