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你想要什麼聖誕禮物?

你想要什麼聖誕禮物?

麥玉潔

瀏覽數 / 7,700+

近年台灣很流行過聖誕節,街頭到處洋溢過節氣氛,同事朋友間玩交換禮物,父母也總是為孩子準備聖誕禮物。今年一則平面媒體的報導吸引我目光,弱勢家庭的孩子想要的聖誕禮物竟然只是「牙膏」。「牙膏」這種生活必需品,對一些家庭而言卻是「奢侈品」,實在很難想像,但卻真實存在。想到我女兒今年許願的聖誕禮物是一組要價兩千元的芭比娃娃換衣服組,對照這些弱勢家庭,我實在覺得太羞愧,也認為自己擁有得實在太多。除了心存感恩,也期許自己能夠回饋更多。


我的同事馬湘瑩因為採訪育幼院專題報導,投身育幼院服務,她號召有志加入者,每月一次到育幼院關懷院童。她付出時間心力,統籌分配和聯繫,看似簡單的工作,其實要花很多時間溝通,例如:院方的聯繫以及分配參與者的工作。服務的育幼院不在台北市,交通也是一大問題,馬湘瑩得協調每個人的交通工具,偶爾遇上參與者放鴿子又或者遲到,都需要她解決處理。別小看這種團體服務的「眉角」,人多嘴雜,有時遇到閒言碎語,心情會受影響,但她並沒有因而被擊敗,因為這是她堅定想要達成的目標:陪伴更多需要陪伴的院童。這是完全自發性的付出,在我眼中,馬湘瑩很美,不止人美心更美。


我不像她如此偉大,我能做的就是最微不足道的捐款。以前常常有人說「為善不欲人知」,但我覺得做好事、發善心是會傳染的,既然這是好事,不妨多多宣傳,感染身邊的人。


固定捐款的習慣,傳承自我的母親。媽媽是全職家庭主婦,父親是約聘公務員,我們算是經濟中等之家。但從我有印象以來,媽媽每月捐款認養孩子,即使生活再苦,都沒有中斷,這點讓我相當佩服。


從我開始工作後,也踏上固定捐款之路,慢慢累積,目標是「十一奉獻」。「十一奉獻」是基督教中,鼓勵信徒們奉獻自己十分之一的收入,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我希望自己達成這個目標。當我月薪三萬時,我每月捐款三千元,隨著我的收入增加,捐款金額也增加。對我而言,收入增加,代表我得到更多,意味著我有能力幫助更多人。


其實身邊很多人都有固定捐款或認養小孩,大家心裡也許都有一個疑問:我捐款六百元給基金會或育幼院,很多都成為該單位的人事成本,真正到需要者的身上恐怕所剩無幾。的確如此!但想想如果沒有基金的工作人員的付出,又有誰能幫助社會中的弱勢朋友呢?就算只有一塊錢能回饋到需要者,我還是覺得很值得。


歲末年終,不妨想想自己能夠為弱勢者做些什麼?付出什麼?永遠不嫌多,因為需要幫助的人真的好多好多。至於要幫助哪些單位?只要有合法立案申請的財團法人、社福機構,不論是罕見疾病、癌症防治又或者流浪貓狗協會,通通都是好單位。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麥玉潔跨越30勇敢追夢
大學畢業後進入電視媒體圈服務,一晃眼十多個年頭。歷經留學、結婚和生女,看盡電子媒體的興盛衰敗,希望在工作與家庭中尋找完美平衡點。
職場上,最討厭惺惺作態的假面人,最受不了三心二意、動作龜速的慢郎中;休息時,盡情陪伴家人,踏青、露營樣樣來,但也不忘記保有自己獨處時間,慢跑、瑜伽及打網球,透過運動沉澱心靈,增加自己的腦內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