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蘭嶼婚宴趣味談


蘭嶼婚宴趣味談


許書瑜

瀏覽數 / 7,100+


農曆新年將至,大島上的族人開始訂機位、搶火車票;小島上的親友準備提早叫貨、到郵局領新鈔,準備團圓。到台灣打拚的家人在農曆新年期間,紛紛像候鳥回到了小島,而為了促進親友的交流和凝聚整個部落,各協會或教會也會舉辦大大小小的活動,像是球類比賽、摸彩活動,和晚會。農曆新年在蘭嶼可是非常熱鬧的!但不同於大島的是,趁著親友團聚的農曆年期間,也是最多蘭嶼族人選擇舉辦喜宴的日子!


傳統的蘭嶼婚宴


(照片由蘭嶼好望角民宿提供)

聽家裡的長輩說,以前在蘭嶼並沒有「辦桌」這種文化,男女雙方的婚事,通常由雙方家長作主安排,平日裡家長就會彼此觀察、打探適合兒女的對象,或許是家裡有田的、或者是勤勞會種田捕魚的,能夠擁有生產力維持一個家的運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男方會在婚宴前送上瑪瑙提親訂婚,訂婚後女生會開始到夫家協助提水或餵豬的工作,然後男方的母親會擇日煮好上等的白毛乾及芋頭,設宴邀請女方到家中,女方則是在天未亮前就盛裝打扮,抵達男方家中共進早餐,這頓飯只限於新人及雙方家長,簡單樸實的婚宴就完成了。

現代的蘭嶼婚宴


受到台灣大島辦桌文化的影響,這些年來,小島的喜宴也開始「辦桌」,只是和大島的婚禮還是有許多不一樣的地方!

1.時間&場地


(照片來源:小幫手小志)


如上述所說的,蘭嶼人通常選擇在農曆新年期間宴客,並以請晚上時段居多。新人幾個月前就會開始卡位、打聽會不會跟其他人撞期。宴客場地通常以國小操場、社區發展協會前廣場,東清警察局前廣場和蘭恩文化活動中心為主。記得前兩年曾經從小年夜排好排滿、除了年夜飯一直請到初五,一個人最多可以拿到七、八張喜帖。或許是不像台灣大島需要把每桌人數都算得非常精準,若台灣宴客時間寫晚上六點,賓客可能都六點半到、甚至七點才會坐滿,蘭嶼人可是五點半就會提早報到卡位,坐在位子上嗑瓜子聊天,晚到的人甚至可能會沒有位子呢!

2. 會場佈置


蘭嶼當地並沒有所謂婚禮規畫或婚禮佈置的行業,每場婚禮都仰賴親友們的全力相挺才能完成,我們常笑說自己在蘭嶼完成一場婚禮可以開婚顧公司了,因為你真的從前置的會場佈置、人員安排、活動設計到流程掌握都必須自己來。



就以會場佈置來說,會運用到非常多就地取材的部分。像是婚禮前男丁們就會開著小貨車到路旁砍一些椰子樹當作舞台佈置、甚至撿海邊的漂流木和浮球做成裝置藝術。之前為了做氣球拱門,甚至要從在水桶裡灌水泥當支撐開始,再從家裡找出水管綁上氣球。有趣的是,在婚宴進行到一半過後,這些氣球可能早已被小朋友拔個精光了。


3. 婚宴菜色


蘭嶼提供喜宴服務的餐廳只有兩、三家,菜色從冷盤、豬腳、雞湯的基本款到有生蠔、螃蟹、肋排的加碼版都有。每家的菜色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有時一場婚禮若桌數太多時,同時會請兩家餐廳出菜。蘭嶼人已經可以吃出:「阿~這是哪一家的菜」的心得。若新年期間收到太多喜帖的長輩,就會覺得每天去不一樣的婚禮,但看到一樣的豬蹄膀,也是不吃就滿飽的了。

4. 婚宴節目


蘭嶼一開始的辦桌,通常都是提供一台投幣式的卡拉ok,完全沒有任何節目,讓大家歡唱到底,滿常聽到的婚禮歌曲有「愛你一萬年」、「小牧童」、「我心已打烊」和「我祝你幸福」。但這些年,比較年輕的一輩,開始會加入許多節目或小遊戲,像是邀請教會的弟兄姊妹唱聖歌、小朋友的跳舞表演和當地年輕樂團的演出,二次進場也漸漸有跳舞進場、發送糖果或撥放影片的橋段。


5. 敬酒和擋酒


看過最驚人的敬酒,是好友們逼新郎直接灌了整盤的豬腳油底加米酒;而最專業的擋酒,是在台啤玻璃酒瓶裡面放綠茶。


6. 送客


蘭嶼送客的文化也很特別,通常在台灣會準備喜糖和小禮物,但蘭嶼人會特別準備香菸和檳榔。

每對在蘭嶼設宴的新人,可能都會有自己很深的回憶。像是我在蘭嶼的婚禮就遇到了颱風延期,我們還到各部落廣播說:「因受颱風的影響,婚禮改期至10/1,我們只有要換日期,沒有要換新人,請大家放心。」



無餓不坐的老闆娘-Charlene也分享到,在十多年前嫁來蘭嶼時,他們可能是第一個在婚宴有擺出身著傳統服的婚紗照在入口處的新人,當時很多蘭嶼的長輩都覺得很新奇,說從來沒看過這樣的婚紗照,甚至有部落裡的kaminan(阿姨)將她的喜帖細心收藏,十多年來都放在自己隨身攜帶的包包裡,每次經過Charlene家門前,還會拿出來跟她說:「我很喜歡你寫的這段話,我覺得好美。」那張喜帖上是這樣寫的:「愛情可以在任何地方撒種,婚姻要選擇肥沃的土壤發芽,感謝這豐饒的島嶼,讓我們的愛得以開花結果。」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許書瑜小島生活
許書瑜,2007年第一次到蘭嶼打工換宿,渡過一個難忘的夏天,
沒想過一個夏天延續成一輩子,開啟了小島生活的故事。
曾在島上當過幼兒園老師,目前和先生共同經營民宿,
自費為蘭嶼的孩子製作兩本母語繪本,也不定期舉辦換宿活動滋養自己和當地。
緩慢深刻地走著在異鄉紮根的路,溫故知新地過著有山有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