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我們只是努力讓自己的選擇變得正確

我們只是努力讓自己的選擇變得正確

30書蟲

瀏覽數 / 7,100+

有次收拾東西時,從櫃子裡掉出來一摞匯款單。匯款單用迴紋針夾著,一共有一百多張,最上面的一張用鋼筆寫著「這就是成長啊」,下面簽著我和一個叫Lily的女孩的名字。


我坐在地上翻著每一張匯款單,一頁頁的看。那是我大三第一次正式實習,和一個叫Lily的實習生一組。我們從來沒有填寫過匯款單,很多規則不知道,比如數字的國字要大寫,每個字之間不能有空隙,越是嚴格就越是緊張,我們寫一個錯一個,寫了一百多張才寫好幾個。記得當時老闆拿著一摞廢報的匯款單跟我們說:「保存起來,五年之後再翻出來看看,這就是你們的成長。」


我還真的保存了下來。那份實習我和Lily一起做了六個月,中午一起吃便宜的午餐,一起寫每一份文案和企畫,一起戰戰兢兢去財務部領一千兩百塊錢的薪資,還要看財務的臉色。那時候的我,每天坐兩小時公車上班,再坐兩小時公車下班,一天的公車費兩塊錢,地鐵費要十塊錢,不捨得坐地鐵,只能坐公車神遊大半個市區。


Lily是外地學生,實習期間住在當時的男友家。男友和父母住在一起,在北京胡同的平房裡。她不太習慣平房,也不習慣對方的父母,夏天有時候洗澡都困難,做什麼事情都小心翼翼的。相比我的遠,她的寄人籬下更讓人覺得難受,因此上班就是她最開心的時間了。Lily是個很美的女生,大長腿,模特兒身材,很清新的長相,那時候的我們對未來都沒什麼明確的打算,她在補GRE準備考托福,想去美國讀研究所,我在想是留在這家公司轉正職,還是申請一家更好的公司去實習。


我清楚記得,我們都不知道未來,但誰都不迷茫。每天都特別開心,傻樂傻樂的,儘管我們又窮又土,事多時間長,經常被當成勞力跑腿做雜事,但真的沒人抱怨。


我們一起度過了那份實習的所有時間,然後分別離開。我去了一家非常知名的公司繼續實習,她考上了美國的研究所。再後來我畢業找到了夢想中的工作,Lily在美國讀完研究所,留在紐約工作。


五年後的那天,當我翻出那一摞匯款單的時候,我拍照傳給Lily,她正在銀行簽貸款合約,在紐約買下自己人生的第一套公寓。她問我要不要代購奶粉,我大笑問她,你能給我買十年嗎?


是的,五年後的我們都各自長大,過著讓自己感到合適和舒服的生活。我們都是普通的女孩,每一步並不成功完美,彼此沒有誰強誰弱,我們都在洪荒宇宙中像一顆粒子一樣慢慢前行,即使失敗也是一種成長,即使迷茫也都是青春的代價。只是,我們希望每一步都對得起自己。


有人問我:「我找了個工作,老闆給我×××待遇,我覺得不公平。」「我剛畢業,月薪就兩千元,你說這公司是不是騙子。」親愛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怎樣的,這份工作值不值得你去做,我只能說說我自己。第一份打工,賣飲料一天三十元,拖了半年才付款,其實也就幾百塊。


第一份實習,兩個月一共七百元,還是五百強公司,連納稅都不用;第一份工作,人見人羨慕的豪華公司,起薪三千元。我不是名校畢業,英語不如母語好,沒有別人那麼多見識,沒讀過很多書,第一次在公司門口吃過橋米線,覺得好吃到好幾年都忘不了。


我周圍也有很多強者,有的男生畢業就進了諮詢公司和投行,連父母來北京旅遊都可以公司專車接送;有的女孩還沒畢業就創業,一天能賺十幾萬;有的隨便學學就能GRE考高分拿著獎學金去美國。但這些都不是我,他們是我身邊最亮眼的那些光芒。


我抬頭看看他們,再看看自己,除了低頭努力,真的說不了什麼,也抱怨不了。抱怨社會不公?老闆不人道?公司欺負我?還是投胎到了沒有錢與權的家庭?我不知道怎麼考量自己做的事值不值得,我只知道以自己的背景,在北京這種名校成堆、強者成群的地方,想要得到自己夢想中的東西,就要一步踩著一步爬上去,才會有人願意看見我,無論是工作與生活,還是愛情與婚姻。


我曾看完一本美國名校學生奮鬥的書。主人公像在中國讀大學一樣,混在美國名校裡,終有一天被勒令退學。他的導師給他一試讀的機會,在此期間他奮發圖強,做出了令全美驚豔的成果。一瞬間,他從一個人人譏笑的失敗者,變成了一個在大會上全場為之鼓掌的成功人士。所有的榮譽、鮮花,以及美國最美的女孩都圍繞著他。而他也終於明白,被要求退學的時候,他以為全世界都對他不好,導師在報復他,前女友在惡意踩踏他,事實上,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的混沌懈怠不學習,讓自己掉進了人生的低谷,這世界從來不會跟你過不去,你得到的任何好與壞,都是自己做的。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根本沒有正確的選擇,我們只不過是要努力奮鬥,使當初的選擇變得正確。」事實上,就是這樣。

本文節錄自:《當你的才華還撐不起你的夢想》一書,趙星著,今周刊出版。

文章分類:商管趨勢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30書蟲30書蟲
啃別人的書,養自己的人生。
把人生觀點心情見解價值,啊姆啊姆一口吃光光,在太大太快的世界裡,當勇敢向前行的書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