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拒絕台灣人!日本人真的很跩嗎?

拒絕台灣人!日本人真的很跩嗎?

劉祥蝶Show.D

瀏覽數 / 11,950+
近年日本旅遊屢傳出拒絕台灣人住宿的新聞,台灣人頓時間成為「失格的旅人」,在國內引起很大的討論。有一派人認為台灣人在國際上大丟台灣的臉,但也有一部分的人,認為日本人太過高傲,你自己又是怎麼看這件事呢?

不久前,日本旅行部落客林氏壁發佈一篇〈到日本的用餐禮儀需要教育:拒絕台灣人 in 淺草?台灣人不知道的秘密。〉當晚引起很大的話題,本來閱覽率就很高的部落格,經過即時新聞的轉載、電視新聞的放送更是吸引諸多注目。

 

和之前相類似的新聞不同的是,這一回有很大的反彈聲浪:你跩什麼跩啊?日本人!

 

大部分去旅行的台灣人很珍惜「台灣人」的名稱,所以眾人才會在一看到「失格旅人」時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只是先前一些媒體的報導、加上大家一直有「對岸失格旅人賴帳台灣人」妄想症,產生一些負面的反彈。

 

但我作為一個雙週就會帶台灣朋友去淺草的假導遊,發現不懂得尊重當地文化的台灣旅客,真的大有人在,對著穿和服的女孩指指點點、沒有詢問便近距離拍照、、或是佔位子搶試吃、大聲喧嘩……等,身為一個台灣人,我應該不會搞錯自己的同胞吧。

 

日本人的曖昧表現法

在探討「日本人跩不跩」這個問題之前,想說個無關緊要的小故事。

 

在我來日本前,上文法班課程之時,講到一個否定與拒絕的文法,留日多年的老師告訴我們,雖然文法上這樣用是沒有錯的,但一般在日本生活會話裡,絕對不會這麼直接地用拒絕句,而是使用一個曖昧迂迴的回答。

 

班上的同學七嘴八舌地討論,那個曖昧迂迴的回答簡直沒有回答啊!老師很平淡地說,一般日本人聽到這個就會知道是拒絕喔。但是大家還是追根究底地問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回答會怎樣……老師放下課本,用很重的語氣說:沒有為什麼,要在日本生存下去就是要這樣說。

 

當時我也覺得老師滿跩的(笑)但真正在東京生活幾個月之後,就會感受到日文所謂「曖昧表現法」。

 

他們很少會直接說不行或表示拒絕,開頭一定會是公式的最高級道歉,接著會說明原委,留下一句「所以……」這裡的「……」,真的就只是點點點!他們不會將接下來的話說出來,這對日本人而言,是為雙方留下情面的一種表現法。就連一般正式邀約都是用否定句來表現(もしよければ、一緒に食事しませんか?),為的是讓回答的人可以不需要將「NO」說出口,只要順著說,不好意思,那天有點……(すみません、ちょっと…)

 

日本人真的很龜毛,還是我們造成了他們的困擾?

瞭解這樣的基礎之下,雖然跟淺草名店的用餐禮儀無關,我想從一個東京生活者的角度,提出一個台日之間差異點的小觀察。

 

走在東京街頭,除了特殊的祭典,幾乎看不到有人邊走邊吃吧?我的日本朋友都說因為烏鴉會虎視眈眈你的食物,太危險了!(應該是都市傳說吧)我推測可能的原因是公共垃圾桶非常少,就連地鐵站都只有在月台上會設置少數的垃圾桶,我相信大家一定有過在日本玩一天回飯店,滿包包都是垃圾的經驗吧!

 

像淺草寺仲世通的小吃多半都會安排「立食席」、備有免費的茶水與紙巾以及垃圾桶。習慣夜市文化的台灣人,多半都是從第一攤晃著吃到最後一攤,並且在台灣夜市入口、交叉口到出口到處設有公共垃圾桶(更別說光明正大忘在小吃攤的桌上!)但日本的垃圾處理分為家用與商用,商用會依照公司申請類別限制可被丟棄的廢棄物,一律裝在半透明的垃圾袋之中,貼上專用的貼紙(當然商用的就會比較貴)在指定的時間、地點丟棄。

 

如果有非指定的廢棄物又如何?專人會來按你的門鈴,把垃圾送回去、請你再重新處理。所以,為了避免造成任何不必要的紛爭與困擾,最好的方式是:「自己的垃圾、自己收。」

 

大和民族的其中一個特性是盡量避免正面衝突,維持表面和平也是基本禮儀。所以,在商家吃別處買來的外食、把垃圾留在店家裡,都是會造成垃圾處理困擾的問題。瞭解這樣的背景之後,還認為這些日本人很龜毛嗎?還是你在無意之中,造成了別人的困擾?

 

敞開心胸,你的常理不一定是別人的常理

該篇的回應中有人提出疑問:這些名店既然規矩這麼多,為什麼不乾脆就明文訂低消,或像在台灣有餐廳貼出不歡迎不受控小孩的告示?

 

但如果仔細地思考一下,訂低消、寫公告都是台灣的模式,這些思維對日本人,特別是顧客至上的服務業來說,完全是失禮的事,他們只能選擇用消極的方式避免與無法遵守日本用餐模式的顧客打交道。

 

這件事一直讓我想起電影《巴黎我愛你》英籍印度裔導演古蘭德恰達所拍攝的〈塞納河沿岸Quais de Seine〉男孩對回教徒女孩說,妳的頭髮好美、為什麼要用頭巾包住呢?女孩笑著回說,你是說我包頭巾就不美了嗎?女孩因為對信仰的認同而選擇用頭巾包住美麗的臉龐,但我們卻太習慣用所謂的「常理」批判或是衡量異文化,甚至加諸自我解讀試圖去「解放」他人。

 

我想說的是,今天我們離開了習慣熟悉的小島,為的不就是想去感受與體驗與小島不同的風景與文化,對著未知不要設下任何的限制或是比較的心態,就是旅行的意義。當你真的不知道可不可這麼做的時候,不妨就開口問問吧!有時,也會得到不同的答案或敞開心胸的微笑。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劉祥蝶Show.D做好一件小事
搭上昭和後期出生,一個已經到無法自稱為女孩兒的台灣人,發覺相隔約2100公里的東京,大多的「現在」都源自歷史與土地的軌跡。參雜35%行銷公關、25%設計、各15%的棒球與國家意識,以及10%飲酒作樂,超越旅行者,用生活者視角帶給土生土長Hometown的另一種思維,相信有天會走出屬於自己的台灣風格。同步也在進行名為Those People: Changing the World計畫,無論大或小,寫下試圖為這世界帶來改變的人與其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