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監獄劫持:是陰謀論,還是寫爛的小說?

監獄劫持:是陰謀論,還是寫爛的小說?

朱宥勳

瀏覽數 / 3,800+
上週三發生了高雄大寮監獄劫持事件後,由於政府、媒體一系列荒腔走板的處理措施,網路上開始流行一種「陰謀論」的說法:亦即,這次事件其實是國民黨的自導自演,目的在於掩蓋包含服貿審議、吳敦義隨扈肇事滅証事件的新聞版面。

支持這種說法的人提出了種種疑點:包括「竹聯幫」與國民黨長久的親密關係、白狼的介入、董念台去年十二月底嗆聲要發動囚犯鬧房、中天等媒體電訪出入自如,以及六名受刑人在聲明中流露出反對陳水扁保外就醫的態度等。

 

他們認為,這套陰謀論可以完美解釋這種種疑點,因為所有的結果,最終都是「對國民黨有利的」。

 

這種陰謀論的想法其來有自,在最近幾年,只要有重大事件發生,大家就會直覺開始懷疑「有什麼新聞被蓋了」。這當然是源於長久以來人們對政府、對媒體環境的信任崩壞。

 

最早,我們懷疑政府會為了欺騙我們,讓一個不重要的新聞佔據版面;後來,我們甚至懷疑政府為了欺騙我們,去製造根本不重要(也就是無益於國計民生)的聳動事件,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還記得鄭捷事件嗎?在當初,也有不少人懷疑鄭捷家中有黨政背景,所以家人的資訊始終被保護得很好。再加上事件過後的警力擴張,更「坐實」了「這個事件可能是政府故意搞出來的」這樣的想法。這些故事雖然聽來荒誕,但許多人願意相信這麼荒誕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注意的警訊,政府和媒體被人這樣攻擊,也是某種程度上的「活該」。

 

對我們這些閱聽人來說,保持對政府與媒體的警醒、懷疑當然是好事。但懷疑到這個地步,卻不免有點自己嚇自己了。但這些陰謀論乍聽之下卻都超有道理的,好像很難反駁,它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我認為,這些說法最大的盲點,就在於對「詮釋」的原理缺乏概念。

TAIWAN HOSTAGES HELD

 

詮釋學循環

「詮釋學」是學者在面對文學作品時,為了確定人們所詮釋出來的內容是否正確,而發展出來的一套檢測理論。因為文學作品是一種很麻煩的東西,它非常注重「字面以外的意義」,所以不可能「所見即所得」,這時候,如何分辨「弦外之音」跟「腦補」就很重要啦。

 

這是一門古老複雜的知識,沒有辦法在短短幾千字之內說完,特別值得我們注意的,是詮釋學家發現的一組套圈圈悖論。

 

詮釋學家發現,當我們面對一部作品的時候,它其實是一連串符號的組合。假設你面前有一篇一萬字的小說,它至少就包含一萬個符號。(當然不只,因為中文並不是一字一符號,有時候許多小符號又會組成一個大符號,是一個排列組合的問題。)所以,我們為了理解一部作品,就必須先理解這部作品中的每一個符號是什麼意思,然後再把它們加總起來。

 

聽起來很合理,對吧?不,這裡面問題可大了。

 

最大的問題在於,每個符號並不是只有一個意義。

我們都知道,在字典裡,每一個字並不是只有一個意思。而如果平均每個字有三個意思好了,當我們面對一萬字的小說時,眼前就有三的一萬次方種組合。所以,真正困難之處,在於你如何知道每一個字到底該選哪一個意義,我們必須連闖一萬關,才能找到作品正確的整體意義。而我們如何才能選對?很簡單,如果我們先知道這作品整體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就可以知道作品中每一個符號各別的正確意義是什麼了!

 

所以,我們得到了兩條互相矛盾的原則:

  1. 為了知道作品整體的意義,我們必須先知道作品中每一個符號的意義
  2. 為了知道作品中每一個符號的意義,我們必須先知道作品整體的意義

 

冷靜,先把髒話吞下去。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文學詮釋基本上是一個「邊讀邊猜」的過程,我們看到一個符號、一個細節,就照著最平常的思路去猜,直到發現剛剛的猜測與其他符號、其他細節矛盾的時候,再修改自己的猜測。

 

而等到全部讀完一遍後,我們大概會有一個模糊的輪廓,這時候回頭再讀一次,就會常常感覺到:「喔,原來當初那個地方是這個意思!」當你有這個感覺的時候,就代表你第一次遇到該符號時,其實沒有猜對;現在回頭再看,你就都懂了。理論上,順著這個循環反覆多讀幾次,我們就能夠逼近那篇文學作品真正的意義了。

 

如果一開始,「整體」就錯了

讓我們回到陰謀論的話題。如果大寮監獄事件是一篇小說,我們如何得知這篇小說,也就是這個事件,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

 

就如同所有小說一樣,我們知道的是故事的外形,差別是我們不曉得角色們真正的動機、或說我們不太願意相信角色親口說出來的動機。因此,網友們整理了許多「疑點」,並且試圖從這些疑點當中,拼湊出合理的解釋方向。以下是網友「李文震」在我的臉書貼文當中提到的八個疑點:

疑點一:一把剪刀直取槍械室,挾持兩名管理員。

疑點二:副典獄長和戒護科長英雄式的自願交換兩名小管理員。

疑點三:喊價後,由典獄長自願入內交換副典獄長。

疑點四:假釋犯白狼出現,到現場尋求歷史定位。

疑點五:被挾持的典獄長和中天新聞獨家電訪。

疑點六:數名黑道和議員入內和人質吃便當,傳出愉悅笑聲。

疑點七:無事可幹的各家妓者在LIVE連線聊天

疑點八:一國之官成為嫌犯發言人,由各大妓者媒體公正嚴謹,認真的遵守專業倫理,念出嫌犯聲明並在全國播送。

 

上述的說法基本已經包含了整場事件中,大多數人共同懷疑之處。確實,這些地方大多非常離譜,充滿了道德上、程序上的錯誤。但若要用前述的「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陰謀啦」理論來解釋這一切的話,必須先回答一個問題:你確定這些事情,都是出於一套完整的動機和行動計劃嗎?有沒有可能這裡面的每一個行動者都各自為政,為了自己的某種目的做出選擇,然後共同形成了這齣一團混亂、前後矛盾、進退失據的鬧劇?

 

也就是說,你確定這八個疑點是來自於同一個整體,來自於同一篇小說嗎?

 

當我們先預設這些疑點必然來自同一個整體的時候,我們第一步可能就想錯了。

而這種錯誤會帶來更多的錯誤:當你預設好了整體,接下來的每一個細節,你自然而然都會選擇跟這套整體意義「最搭」的解讀。也就是說,你是帶著答案去問問題,然後用自己原來的答案來解決每一個問題,追根究底,你很有可能就從錯誤的預設出發,然後不斷用這個預設從每一個細節中讀出錯誤的意義。

 

疑點一可能是人為疏失,但你會讀成故意放水;

疑點二、三可能是某種談判策略或情操,但你會讀成故意放水;

疑點四可能是過氣人物想紅,但你會讀成政府黑手介入;

疑點五可能是典獄長不專業或受刑人希望趁機放話,但你會讀成政府,媒體和受刑人有共謀;

疑點六可能是談判過程順利,但你會讀成受刑人有恃無恐;

疑點七可能是記者素來如此或不夠專業,但你會讀成媒體被操控、是共謀;

疑點八可能是談判交換的結果,但你會讀成政府趁機攻擊陳水扁。

 

而這樣的解釋體系最大的問題是,它無法證明、也無法證誤,它是一個自我循環的小宇宙。

其他人必須先接受「國民黨就是這麼惡劣,且這麼神通廣大」這個前提,才能讓一切運轉下去。如果我們換一個前提,比如說「民進黨就是這麼惡劣,且這麼神通廣大」,我們就會得到完全相反的故事。

 

人類的腦袋是很有彈性的,只要你先給出整體,我們就能自己為每一個符號安置出我們想要的意義,你要說這個事件是歐巴馬或普京在操盤都可以——因為在地球的另一邊,一定也可以找出很多「好像跟此事相關」的細節,時間的雷同被偷渡成因果的連結,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在八卦版,不就常有一位wty,把全世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解釋為共濟會的陰謀嗎?你只要不質疑他的前提,所有推論看起來都會很順利。

TAIWAN HOSTAGES HELD

 

是可信的,還是你想相信的?

於是,到最後,你相信的是那個你最想相信的、看起來最精彩的故事。

 

這些陰謀論,投射的是你對某些事物的立場甚至是偏見,它是標準的「相由心生」,外在世界被內在心理運作全部攪碎重組的結果。你不是相信一個合理的說法,而是相信一個刺激的、能夠動員到你的、激起你同仇敵愾的說法。而就在這激昂的情緒裡,你排除了所有不能放進這個「整體」的解讀,甚至將解讀延展到不可置信的程度——即使到最後,六個人全部自殺了,仍然有人認為受刑人只是詐死。

 

確實,身為閱聽人的我們永遠無法證明,永遠無法否定上述的可能。

 

但萬一死亡是真的,訴求也是真的呢?

說實話,我對於許多平常關心社會議題的網友,對這一套陰謀論是如此信任感到蠻失望的。也許很多人忘記了,在過往的每一次社會運動乃至318運動,親官方的陣營也都是用同樣的邏輯在找社會運動的麻煩。

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民進黨的陰謀,沒有民進黨,怎麼可能佔領立法院、怎麼可能召喚五十萬人上街頭?他們也是面對著重重「疑點」,從一系列的疑點當中,找出一個他們最願意相信的解釋。如果當時我們不能接受這種說法,為何今天能夠接受自己套用同樣的思路?

 

我寧可採取這樣的態度:既然什麼東西都無法真正證明,那我們就選擇相信那個會讓我們的社會更好的解讀版本。誰知道受刑人心裡到底是不是真心想改革獄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獄政真的應該被改革。誰知道媒體是不是受人控制才表現成這樣?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媒體真的應該被改革。誰知道政府跟黑道有沒有私下協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樣的關係真的應該被斷開。

 

根本無需強求一套整體性的解讀。就承認吧,這個世界總是亂糟糟的。一篇小說有多少符號是被給定的,但現實生活卻無窮無盡。我們的理解和行動,也都只能拆成一塊一塊,分別面對一小部份。

 

事件過後幾天,在大家差不多淡忘那一夜的激情過後,回頭看去,你或許會開始發現,當時那些信誓旦旦的猜疑和推測,是多麼的虛無和單薄。那就是大多數陰謀論的本質——就像一篇寫爛的小說,初讀的時候熱血奔流,當你回頭重讀時,才會發現那些細節只是利用了你的感官,根本禁不起推敲。

 

首圖來源/美聯社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朱宥勳看小說,讀生活
1988年出生,文學咖。他用生活寫小說,他的小說寫生活;曾出版小說《誤遞》、《惡觀》,2011年與黃崇凱共同出版短篇小說集《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2013年創辦《祕密讀者》電子書評雜誌,2014年出版《學校不敢教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