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海外職場》用120分的自信表現自己!

海外職場》用120分的自信表現自己!

思維+從歐洲開始

瀏覽數 / 12,300+
普遍台灣的求職者表現皆過於謙虛,有一百分的實力,往往只表現出八十分,甚至只描述了六成實力。而大部分的西方人,只要有八十分的實力,他們就會表現出有百分百或甚至一百二十分的自信與架勢,因為他們知道面試是一場演出,呈現完美自己並銷售給面試官最佳的舞台..

文/TK

在台灣的校園或職場,搶著舉手發言或當第一個上台報告的人,總是屈指可數;在荷蘭,不搶著發表自己意見的老外卻是寥寥無幾。為什麼一樣的世界卻有這麼大的社會文化差異呢?

 

在亞洲,當老闆問起員工懂不懂什麼資訊或知識時,最常聽到的是「略懂一些、不太清楚但聽過、或是有瞭解一點」;當上司問起可不可以勝任某個任務或專案時,八成聽到的回答是「我試試,我會盡力」。在西方的職場,卻總是聽到同事們的回答是『我懂』(I got it!)、『交給我,別擔心』(No problem, I can handle it!)或『這我在行』(I'm the expert at...)。

 

場景從辦公室換到面試,普遍台灣的求職者表現皆過於謙虛,有一百分的實力,往往只表現出八十分,甚至只描述了六成實力。而大部分的西方人,只要有八十分的實力,他們就會表現出有百分百或甚至一百二十分的自信與架勢,因為他們知道面試是一場演出,呈現完美自己並銷售給面試官最佳的舞台。

 

當年度打考績時,東西方表現的情況更是差距更甚大。在荷蘭職場工作多年,我還沒聽過那位歐洲同事說:「我做的爛透了!」,就算他做得真的十分差勁;而業績尚可的同事,則會很有自信的說:「我今年表現很好,每項都達到了公司的期待,還多做了好幾個專案,我考績應該要拿A,明年還要加薪」。這時,我心裡低咕著,「那些事不是本來就『應該』你要做的嗎?!」

 

一樣的情境轉換到在我眼中表現良好的亞洲同事身上,反應則截然不同,當主管稱讚起他的好表現時,往往回應都是『謝謝,明年還會繼續努力』。或者在自我陳訴時,就很謙虛地說做得『還不錯』,也鮮少聽到主動要求加薪、升職的事。

 

但亞洲的優秀同事們,你們在等待什麼?!

 

我們從小養成謙遜的美德,在大人的訓誡下,也養成多做少說的好習慣,但到了歐美的工作環境,卻往往因此吃了一劑大悶虧。這是一個表現的社會,你不舉手發表,沒人知道你很行。

 

當你說:「我有一點瞭解」的時候,老闆馬上把任務分發給你同事,因為他說了句『交給我,別擔心』;面試時,就算你有一百分,但你卻輸給只有八十分的競爭者,因為面試官只認為你有八十分,而他卻表現出一百二十分的自信。當在一個年度論功行賞的場合,獎賞總是落在大聲要糖的人身上。

 

或許我們等待著有位英明的主管,發掘自己這塊璞玉,但你已經少了好多次表現的機會,失去了許多該是屬於你的舞台。也許有天會碰到提拔你的「伯樂」上司,但是,當年跟你一同打拼的同儕,卻早已扶搖直上。

 

表達謙遜或表現自信沒有好與壞,對與錯,只是文化與價值觀的不同。但機會永遠是給積極抓住的人,而不一定是給準備好的人。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思維+從歐洲開始思維+從歐洲開始
兩位台灣青年,因為留學荷蘭,開展歐洲的新視野。所見所聞都讓他們省思東亞主流價值觀,學習用另一種視角看待台灣社會現況。
Elaine曾任職於台灣公關業。取得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 MBA學位後,在荷蘭飛利浦健康醫療事業群從事國際市場行銷。目前轉戰上海,於美商藥廠從事客戶策略與創新。
TK旅居荷蘭六年,畢業於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曾於歐系法人擔任科技產業分析師並持有特許金融分析師(CFA)執照。2015 年年中返台加入新創行列,現為 FunNow瘋哪裡 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