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圖解!秒懂台灣文學、華文文學、中國文學的關係

圖解!秒懂台灣文學、華文文學、中國文學的關係

朱宥勳

瀏覽數 / 13,050+
身為台灣文學系所的學生,我們最常被問的問題是:台灣文學是什麼?跟中國文學有什麼不一樣?
近年來,還多了一個叫做「華文文學」的詞進來添亂,搞得同系所的夥伴都很想幹掉隨便亂發問又不打算認真聽的親友...

就在前幾日,作家隱地寫了一篇書評〈文學史的憾事〉,評論馬森的新著《世界華文新文學史》,趁此機會,我想剛好可以來釐清這些概念。隱地的文章引起了若干「台灣文學是否屬於華文文學」的爭論,最常見的兩造說法,一是認為:「台灣文學當然屬於華文文學,因為它就是用華文寫成的。」另一方則認為:「把台灣文學劃入華文文學,是中國意圖在文化上併吞台灣。」這個爭論看起來非常複雜,牽涉到三個概念的排列組合,一想就頭大。不過我認為事情沒有這麼難,只是雙方都在無意間踏入了一些思維的爛泥區,導致論述之間沒有辦法取得什麼焦點。(這也是大部份筆戰的常態——其中一方或雙方的思辨技術不夠周全,導致判定哪些論點有道理的標準根本不存在,怎麼打都沒有用。)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對於如何「分類」這件事都有點過於輕率了。

 

「分類」是我們理解事物的簡便法門:面對雜亂無章的一堆東西(不管是具體事物還是抽象概念),我們從中找到某群東西的共通點,並且將擁有此點的視為一類,沒有的就是另一類。接下來,在原有的分類當中,我們可以再找一個共通點當判斷標準,再切,就像把一塊蛋糕一分二、二分四⋯⋯直到我們可以為經驗裡的所有事物,都找到一個位子為止。於是,在路上看到一隻動物,我們可能首先看到牠有四隻腳,立刻進入第一層分類;然後看到頭上沒有長角,於是排除了牛羊所在的分類;看到牠爪子可以藏起來,所以⋯⋯在你看見牠的一瞬間,你的腦袋已經執行了好長一串的分類程序,很快地一個概念跳出來:啊對了,這是貓。

 

值得注意的是,「分類」雖然要從客觀事實出發(幾隻腳、有沒有毛⋯⋯),但是「分類」這個行為從一開始就帶有主觀性。因為,憑什麼你選擇用某一個共通點來切,而不是另外一個呢?每一個共通點的選擇,都是我們注意到並且覺得重要的東西,而不同的人或許會有不一樣的分類標準(比如說,用毛色分類、用身上會有什麼寄生蟲分類⋯⋯)。因此,即使某些分類看起來理所當然,都不見得是理解事物最後的框架。舉例而言,把人類分成「男」「女」兩種,所採取的共通點是生殖器官的形態,可是這樣的標準卻不見得在任何情境下都好用。當我們說「男生擅長數理,女生不擅長」的時候,就是從錯誤的標準來理解事物了,因為生殖器官的形態和知識理解之間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我們為何不乾脆調出每一個人的數理成績,把人分成「擅長數理」和「不擅長數理」兩類就好了?

 

有了上述的認知基礎後,我們可以回來討論「台灣文學」的問題了。

請試著幻想一下:你寫完了一部作品,不管是小說、散文、詩還是劇本都可以。現在,請問你,你的作品屬於哪一個分類?

 

多想一秒鐘,你就會發現這個問題是個陷阱。

 

你不可能單就作品本身的特徵,去知道你屬於「OO文學」或「XX文學」。你首先得知道,OO或XX的分類標準,那個「共通點」是什麼。然後,你才能比對自己的作品是否符合那個共通點,知道它有沒有可能被放進去。換言之,作品本身是沒有動的,它就好好地在那邊,但只要它符合我們採取的OO共通點,我們就可以說它是OO文學;如果它有XX,我們就可以說它是XX文學。如果OOXX都有呢?——沒錯,它同時可以是OO文學和XX文學。特別需要注意的是,可以是不代表只能是,端看分類的人到底想用OO和XX來解釋什麼。

 

所以,回到標題,如果我們用作者的國籍來當作共通點,你的作品就有可能屬於台灣文學,也有可能屬於中國文學(如果之後被統一的話)(同理,如果我們被韓國統一,你也可以是韓國文學)。如果我們用文學語言來當作共通點,你用現行的白話文寫,就可以算是華文文學;你如果是用台語文或泰雅族語寫,華文文學就跟你沒什麼關係。而上述的分類雖然都來自某種客觀基礎,但就像我們說過的,選擇這些標準本身就是主觀的,因為我們其實還可以選擇用作者的性傾向、讀者的種類、篇幅的長短、寫作的形式、作品的主題⋯⋯來分,都各自可以解釋一些事情。

 

而讓事情變得更好玩的部分是,分類其實是可以分很多層摻雜在一起的,分類本身也能再被分類;或者,我們也可以把超過一個共通點摻雜在一起考慮。讓台文所學生崩潰的那些問題,就可以用以下的圖解來解釋。

 

比如說,如果我們以地域作為共通點,來進行分類,可能就會得到圖一。

亞洲文學

 

這其實不會有任何爭議,對吧?中國、香港、馬來西亞的華人、日本、土耳其,毫無疑問都屬於亞洲,在這樣的層次裡,如果你落在「台灣文學」的圈圈裡,則你同時會是「台灣文學」和「亞洲文學」,但不可能是「香港文學」。

 

而如果我們套用前面提過的,「台灣文學當然屬於華文文學,因為文學就是用華文寫成的。」這個說法,我們會得到圖二。

華文文學

 

這張圖乍看之下沒有什麼不對,但其實有很關鍵的錯誤。如果說,我們把中國、香港、台灣等地的文學,都放在「華文文學」的分類裡面,這就代表,在這些地方的文學,通通都有「華文」這個共通點。但是這樣的嗎?顯然不是。當你用台語文、客家話寫作的時候,就已經跟我此刻在用的這個語言完全不同了。就算不談這些比較有爭議性的案例,台灣原住民各族的語言、中國各省的語言所寫成的文學,很顯然也不可以放在「華文文學」的圈圈裡。

 

比較符合現實的版本,應該是圖三。

華文文學

 

在圖三裡,你會看到四個小圈都有一部分在大圈裡面,一部分在外面。當然,裡外的面積比例不太寫實,這僅僅是示意,還請見諒。但無論如何,只要小圈中有部分的成分不含有大圈的「共通點」,我們就不能把它整個丟進去,就算比例再低都一樣。從學術觀點來看,它既然存在了,我們就必須處理,不能當做沒看到。所以,如果我們的標準是「抓文學語言」,即使台語文學、客語文學、原住民各族語文學的比例再低,它就不能被丟進不屬於它們的分類裡。這裡的基本邏輯就是大風吹遊戲。人們要吹有華文的文學,沒有華文的文學就不能坐在這個這個位置上。

——除非你想個辦法,把「沒有華文的文學」全部趕出「台灣文學」這個小分類。或者,當作它們不存在,如同馬森這樣的論者所做的。

 

但要說「台灣文學」完全不可以用「華文文學」這個概念來分析嗎?其實也不是這麼斬釘截鐵的。至少,我們必須承認,在「台灣文學」這個小分類底下,還有更小的分類,其中有非常多「台灣的華文文學」。如果有一位學者想要比較類似的文學語言在不同區域的發展,而使用了「華文文學」的概念,來討論「台灣的華文文學」、「中國的華文文學」、「香港的華文文學」、「馬來西亞的華文文學」⋯⋯這完全是沒問題的。

最後,我們要來處理經典考古題了:「台灣文學」和「中國文學」有什麼不一樣?「台灣文學」不就屬於「中國文學」的一部分嗎?

 

那就要看你抓什麼共通點,把台灣文學放進中國文學這個類別了。

中國文學

 

嗯,我個人是覺得非常難抓到好的共通點,讓上面這張圖成立的。抓地域,它顯然就是分開的。抓文化,但兩者的文化分隔發展超過半個世紀了。抓發展根源,台灣有過強烈的日本文學影響,中國也有自己發展的軌跡,兩者不一樣。抓歷史背景,想想中國的漢代時,台灣在什麼狀態,你就知道差異多大了。抓種族或族群,原住民各族都放不進中國。⋯⋯

 

至少在現在,要相信「台灣文學屬於中國文學的一部分」這個分類為真,且必然為真,可能必須忽視非常非常多事實才可以。

 

而我個人比較喜歡反過來的版本:我認為,「中國文學屬於台灣文學的一部分」。覺得很違反直覺嗎?看看最後這一張圖,也許你瞬間就會懂了。

台灣文學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朱宥勳看小說,讀生活
1988年出生,文學咖。他用生活寫小說,他的小說寫生活;曾出版小說《誤遞》、《惡觀》,2011年與黃崇凱共同出版短篇小說集《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2013年創辦《祕密讀者》電子書評雜誌,2014年出版《學校不敢教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