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歐洲Compromise思維看台灣

歐洲Compromise思維看台灣

思維+從歐洲開始

瀏覽數 / 2,900+
台灣,逐漸衰敗在沒有全民共識、過度倚賴比誰大聲的民粹與長期對立的兩黨政治。非黑即白的二元論切割手法,強調感性與催淚的政治氛圍,逐漸分化了台灣人民泛政治化的意識形態。從選舉的腳本來看,當然鮮明的立場與慷慨激昂的演說,容易獲取選民的認同,但治國是這麼簡單嗎!?

文/TK

 

在荷蘭一轉眼就六年多,當初為了挑戰自我而離開了台灣,如今開始思考是否該落葉歸根,卻紛紛被勸誡別回這個鬼島。在一萬多公里外看著台灣,越看越感慨,越看越覺得可惜。

 

台灣,是個地靈人傑的寶島,擁有令亞洲鄰國稱羨的民主政治與完善的基礎教育,並有前人打下豐厚的外匯存底與科技實力。曾經與韓國、新加坡並駕齊驅的我們,目前已經望其項背 。嘗試著比對荷蘭與台灣 - 為什麼荷蘭能,我們不能?一樣是地緣政治弱勢的小國,一樣是沒有廣大腹地的市場。

 

荷蘭,是個務實與履行Compromise的小國。我們常開玩笑,荷蘭是第一個進北京紫禁城,和中國皇帝下跪的歐洲國家,他們認為若下跪就可以做生意,那為什麼不跪。

 

去年七月, 馬來西亞航空MH17於烏克蘭領空遭擊落,造成193名荷蘭人喪生時,我們也見識到一個最佳的典範—媒體與政黨沒有激化人民,全國上下悲痛但冷靜,荷蘭總理演說時,也沒指責普丁或任何一方的不是,只強調會全力讓真相大白,同時也儘可能撫平家屬的傷痛,同時也盡全國之力,隆重的迎接罹難者的遺體回國,他們知道他們玩不起大國的把戲,他們知道指責無濟於事,同時他們也不想激化人民和他們第三大貿易夥伴-俄羅斯間的對立。

 

台灣,則逐漸衰敗在沒有全民共識、過度倚賴比誰大聲的民粹與長期對立的兩黨政治。非黑即白的二元論切割手法,強調感性與催淚的政治氛圍,逐漸分化了台灣人民泛政治化的意識形態。從選舉的腳本來看,當然鮮明的立場與慷慨激昂的演說,容易獲取選民的認同,但治國是這麼簡單嗎!?

 

一眛的堅守自己的立場,不衡量大環境的變化、不接受任何妥協,我們就像當初堅持漢賊不兩立而退出聯合國一樣,逐漸退出了世界的舞台。許多外國的朋友常和我說,台灣的機會在我們一昧地故步自封中逐漸消逝。

 

“Compromise” 源自於拉丁文“compromissum” 意思為「同意其仲裁(結果)」(a consent to arbitration)。

 

歐洲社會如何實踐「Compromise」?!

當德國決定走向非核家園的時候,他們接受了電力會上漲的事實,但也因為昂貴的電價,他們不論企業或家庭都在為節電而努力。當荷蘭在市中心的馬路上鋪上路面電車時,就知道會影響汽車的便利與造成車禍的可能,不過他們覺得大眾運輸本來就該享有較高的路權。

 

當法國人認為休假是不可侵犯的權利,每人有將近每年有將近150天的假日的同時,也要接受許多的不方便,因為幫你服務、辦事或接洽的人,有將近40%的機率他們在放假。

 

北歐享有令人稱羨的社會福利,幾乎人人不需煩惱退休後的生活,但他們同時也接受了50%的高稅賦。歐盟的組成本身也是個很大的Compromise,28個國家有28種不同的民主,不可能每一個政策都對28個國家中的每位人民都好,也有可能會產生負面效應,但歐盟就在各式各樣的Compromise中很務實的運行著。

 

我在歐洲社會裡體認到:在同一個議題裡,持不同意見的人或團體,透過各方協商逐步達成共識,擬出合議結果並完整落實。事情往往沒有對與錯,而是一體兩面,如果互相不Compromise,我們就永遠躊躇不前。

 

當我們互相瞭解對方的初衷,換到彼此的角度再想一次問題,思考如何降低負面的衝擊和配套措施,這是「協商」的開端,因為世界上沒有百分百美好的方案,也不可能有一個舉國上下都百分百同意的方案。凡事都有利有弊,但至少上述歐洲社會的例子來看‒他們都往一個方向前進著,沒有搖擺、也不會原地踏步。有了全民共識,政策得以延續,大方向也不會因政黨輪替,而隨政客喜好與利益恣意更迭。

 

台灣,為何持續停滯不前?!

反觀台灣,從太陽花開始鬧的沸沸揚揚的服貿到最近的亞投行,從爭議多年的核四和陸客來台,從你我身邊年年飆漲的房價到100%的大學錄取率。我們常因不肯Compromise而陷入爭論的泥淖中,政黨為了鞏固死忠的支持者,而不願意妥協或為凝聚全台共識而盡一份心力。

 

舉兩個簡單的例子。當台灣支持往非核家園的未來前進時,高發電成本與倚靠外來能源是放棄核能發電的事實;若核能沒有發電成本的優勢,核能本身就不會是眾多先進國家的選項。贊同廢核的同時,也該大聲說出我們願意用高電價換後代子孫的安全,你我也都該隨手換上LED燈泡。

 

改了又改的教育改革,在台灣小小的土地上創造出了162所大學,是不是也因為每個家長都不願意Compromise,覺得學歷等於工作收入,而工作收入等於社會地位的結果。結果,一昧追求齊頭式平等的教育政策,造就大學畢業生滿街跑,但卻月領22K的怪現象。

 

舉個產業面的例子,當政府禁止陸資投資台灣高科技業時候,是為了選票考量,還是真的為了產業好呢?從實務的角度,台灣半導體龍頭台積電外資持股約70%,大概有一千多家投資機構有投資台積電,我們主管機關完全沒有能力去調查這一千多家投資機構的背後的股東名單有沒有陸資。

 

從產業的角度,當我們拒絕陸資白花花的銀子入股或所謂的技術合作,到頭來,他們還是用人民幣把台灣人才挖走,成立個新公司直接和台灣公司打對台。放眼中國,從LCD面板廠到中國許多IC設計公司,都是由台灣人幫中國公司打下的地基與江山。我們再仔細思考,除了現在能和三星與Intel一拼的台積電,正在和高通龍爭虎鬥的聯發科外,台灣還有哪些科技是真的所謂領先全球的高科技,真的需要一直提防中國?

 

政策常把在台灣人眼中的高科技與真正領先全球的高科技混為一談,反而扼殺了產業合縱連橫的機會,抑或失去最好的退出時間點。中國錢進不了台灣,大可轉頭流向別的國家。舉個最近的例子,幾週前,中國剛宣布對荷蘭皇家飛利浦 LED事業部的併購案,不論專利佈局或高功率LED的製造能力,就一舉超越了台灣。

 

為了打著反中與保護產業的口號, 100%嚴守拒絕陸資的結果,我們有可能反而得不償失。如果我們能夠Compromise,重新定義我們所認為的高科技,接受我們需要與中國企業在世界舞台的競爭與合作的事實,依產業情況,適當引進陸資,改善台灣薪資結構,投入先進科技研發,不死守我們現有的,或許我們就能往前邁進一大步。

 

再舉科技業的霸主Apple的例子:Apple不可能不知道Samsung的『學習』能力,但為什麼這次,還是將iPhone獨家的處理器(AP)交由Samsung製造,還是大量購買Samsung的DRAM與面板。Samsung不是Apple的頭號公敵嗎?但撇開情緒,Apple還是需要專業的向前看,懂得為企業發展做出Compromise。

 

了解孰輕孰重,深知有時候還是要借敵人之力使力,才能往前進,也認清唯有自己繼續邁進,才是最好擺脫競爭的方法。

 

達成共識,做出Compromise!

難道台灣人沒有共識嗎?!文章寫到此我不禁這樣問自己。 相信是有的,我們希望孩子們能安全、健康快樂的成長在這美麗的寶島,我們期許台灣的人土風情之美能永續地被傳遞下去,我們也希望我們能永遠以台灣為榮。

 

因此,在教育、食安、核安、產業結構、對外貿易等議題上,拋下你我的成見,別再被情緒所左右,學習怎麼達成Compromise,讓台灣一步步地踏出自己的未來吧!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思維+從歐洲開始思維+從歐洲開始
兩位台灣青年,因為留學荷蘭,開展歐洲的新視野。所見所聞都讓他們省思東亞主流價值觀,學習用另一種視角看待台灣社會現況。
Elaine曾任職於台灣公關業。取得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 MBA學位後,在荷蘭飛利浦健康醫療事業群從事國際市場行銷。目前轉戰上海,於美商藥廠從事客戶策略與創新。
TK旅居荷蘭六年,畢業於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曾於歐系法人擔任科技產業分析師並持有特許金融分析師(CFA)執照。2015 年年中返台加入新創行列,現為 FunNow瘋哪裡 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