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從《最後的晚餐》看現代歐洲

從《最後的晚餐》看現代歐洲

思維+從歐洲開始

瀏覽數 / 4,000+
在我心目中,ㄧ定要去造訪的歐洲國家,是希臘和義大利,因為那是歐洲文明的起源。站立在頹杞的雅典巴特農神殿,羅馬的Roman Forum旁,聳立的石柱建築仍傾訴著遠古的偉大文明,和曾經存在的宏偉帝國,讓人感到悠遠而深刻的美,歷史浩大的重量。

文/Elaine

 

在羅馬帝國沒落後,歐洲有著長遠數百年的黑暗歲月。文藝復興(Renaissance),是中古歐洲閃見的光亮,經歷幾世紀宗教統治後,邁向「人」的起點。

 

米蘭聖瑪利亞感恩修道院裡(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由達文西所描繪的「最後的晚餐」(Last Supper),是我那一趟米蘭行最期待的重點。那是達文西於1495-1497年間歷時兩年所繪,文藝復興興盛期起始的作品。因為參觀門票售罄,我還特地報名加價的導覽團進入觀賞。

 

最後的晚餐 如詩一般的畫面

「最後的晚餐」繪在修道院食堂的牆面上,歷時六百多年,畫作已經很脆弱,因此院方還特別規定進入的人數和每批次的觀賞時間,且完全不能攝影。在導覽員的解說引導下,即將親眼看到如此珍稀的名作,團員心中都充滿了期待。穿過修道院的長廊,我們終於看到了橫繪在牆上,寬達八公尺的最後的晚餐。那一剎那,大家都忍不住輕輕「哇」了一聲,被眼前的如詩一般的畫面震動了。

 

達文西運用透視法,將耶穌和十二位門徒舒展在眼前,均衡協調,又富有動態感與張力。畫中的耶穌和門徒有著各自的表情和肢體語言,演繹達文西想藉著畫中人物傳遞的訊息。我的目光隨著他們的臉龐流轉,一邊思忖著達文西落筆時,有著什麼樣的心境與思量。

 

離開修道院,導覽人員帶領我們漫步米蘭市區,踏進另一座教堂,這裡藏著另一幅「最後的晚餐」。繪於十二世紀,文藝復興前的「最後的晚餐」,畫裡的人物沒有臉部表情,僅是無言的面對彼此。僵化的人物形象,是為聖經故事而作的插畫,沒有姿態,沒有心情,沒有思考。

 

文藝復興 歐洲理性革命和啟蒙運動的起點

那ㄧ刻我明白,文藝復興之於歐洲,不只是藝術的新世紀,更是人的自身覺醒。因為有了「人」的元素,畫中人物有了表情;因為有了「人」的樣貌,我們開始關注自身的情感和思考,超脫了ㄧ切為宗教而活的信仰,開始以人為主體,觀察、理解與思考這個世界。文藝復興是歐洲理性革命和啟蒙運動的起點,理性、科學和人權,由此而生。

 

對人性的理解和尊重,是現代歐洲社會很重要的價值。這起源於文藝復興,起始於達文西筆下,開始有了,人的表情。

 

(圖片取自網路)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思維+從歐洲開始思維+從歐洲開始
兩位台灣青年,因為留學荷蘭,開展歐洲的新視野。所見所聞都讓他們省思東亞主流價值觀,學習用另一種視角看待台灣社會現況。
Elaine曾任職於台灣公關業。取得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 MBA學位後,在荷蘭飛利浦健康醫療事業群從事國際市場行銷。目前轉戰上海,於美商藥廠從事客戶策略與創新。
TK旅居荷蘭六年,畢業於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曾於歐系法人擔任科技產業分析師並持有特許金融分析師(CFA)執照。2015 年年中返台加入新創行列,現為 FunNow瘋哪裡 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