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管趨勢 > 西進大陸:兩岸投資人的差異

西進大陸:兩岸投資人的差異

傑維恩

瀏覽數 / 3,000+
台灣的網路創業小而美,卻也面臨許多限制:市場小、用戶少、缺乏政府的力量扶持,因此想做網路大夢,不妨去中國看看。長期待在上海創業圈,作者比較兩岸投資人差異,希望鼓勵台灣年輕人走向中國尋找舞台。

因為工作的緣故有機會經常往來上海虹橋機場與松山機場之間。

 

在機場等候,書店與咖啡就成了我打磨時間的好主意。前陣子,我在松山機場書店上瞥見一本商業雜誌,上頭的新聞吸引了我。幾名在投資銀行頗有歷練的台灣創投家,各自在不同單位歷練之後,組在一起,共同成立了一筆投資基金。這看來是一個頗激動人心的新聞,因為這個由台灣自己籌措的基金,將關注台灣的優秀公司。

 

我頗喜歡這類型的報導,當下就買了一本。但在翻閱之間,我卻在這篇報導中讀到了擔憂。

 

這筆投資基金有幾個特色:

1.涉獵很廣,並不受限於某個產業。首波挑了五家,包含食品、女裝、機械。看來只要是優秀的企業,他們就有興趣。

 

2.被投資的企業都有一定的規模,營利也頗為亮眼。說明了該投資公司重視風險規避,刻意避開初創企業。

 

3.該創投核心人員皆是投資銀行出身,而非創業者。通常投資銀行背景的投資者,更關注於財務本身。

 

我的擔憂在於,在創投圈子所謂的創新,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新」,特別是和對岸相較之後。這幾年盛衰消长,對岸不論是在創業或是投資環境都遠遠地領先台灣。我想說說我在對岸的觀察。

 

風險投資更專注某一個產業,更容易積累投資Know how

對岸,設計創意商品的初創電商野糖網在2014年7月剛獲得一筆天使投資,其創始人章彥這麼說的:「如果一個投資者,只投過移動互聯網項目,他要開始投資電商,那麼他的理解和預期是不一樣的。」

 

言下之意,內地的創業者把投資者分為兩塊,一塊是專精於行動網路,一塊是專精於電子商務。只投資行動網路的投資者,不理解電商。只投資電商的投資人也可能不理解移動互聯網。在風險投資的領域,特別著重於產業的專注度。當一個投資基金長期關注於某一個產業,負責找投資標的的經理們便能夠從中窺出產業的端倪,也能培養自己對投資項目及產品的敏銳度。

 

在台北的投資人更多是追逐著企業的獲利,正因為關注點不同,所以台北的創投經常會跨足多個產業。

 

投資的一開始,難免會走了遠路、花些冤枉錢,然而隨著經驗的累積,該基金的投資績效會逐步提升,倘若基金分佈在不同領域,則經驗不容易積累。

 

先是互聯網人,其次才是投資人

身邊一位熟稔的對岸投資圈朋友,前戈壁資本合夥人童瑋亮,他近期剛離開戈壁資本,籌建了梧桐樹資本,媒體問起他離開的原因,他說:「我個人較為感性、率性,而戈壁資本作為一家機構,更強調對風險的規避。」

 

有段時間,童瑋亮幾乎就等於戈壁資本,即使它的資金量不大,但因為童瑋亮持續關注創新產業,使得戈壁資本在創業圈裡頗受尊崇。

 

童瑋亮參與的創業,全都和行動網路有關,更笑說連太太都是在網上認識的。強調自己由行動網路起家的身份,拉近了和創業者的距離,他們不再高高在上,而是選擇和創業者坐在一起。表達自己也很懂創業。當優秀的創業項目出現時,相似的背景更能了解雙方需求,也因此更能爭取投資的機會。

 

在台北,真正能夠掌握LP(Limit Partner)資源的創投,也就是出錢但不參與投資的合夥人,很有可能是投資銀行背景,他們本身培養了自身的信譽,也熟稔基金成立業務。

 

然而在對岸,更多的風險投資者,正在極力撇清自己和投資銀行的關係,選擇和創業者站在一起,強調自己是互聯網人。

 

理由是顯而易見的,一個優秀的創業項目身邊從不乏資金。而創業者會選擇更懂自己的投資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銀行家。

 

對岸年輕投資人撐起一片天

剛剛提到的台北投資人們,他們飽有閱歷,可能在投資銀行工作多年,擁有美國名校學位,年齡偏上。他們在投資標的的選擇上,更多仰賴自己的過往經驗來進行判斷。

 

但內地崛起新投資人們卻剛好相反,他們的年齡小多了。例如2014年甫在美國上市的聚美優品CEO陳歐,他出生於1983年,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男孩一樣。正因為他們的前身也是一名創業者,由於自己的公司上市,帶著大筆的資金退出了。他們選擇把自己部分財富拿出來,用來投資自己看好的新興創業項目。他們可能和創業者的年齡差不多,抑或更小一些。

 

陳歐還算是名校畢業,因為他畢業於美國斯坦福大學MBA學位。也有些投資人壓根就沒有任何學位,例如知名的天使投資人蔡文勝,他的最高學位只有高中,甚至在他後來在微博上自爆,他事實上連高中都沒畢業,直接輟學了。但蔡文勝被廣大站長尊稱為個人網站教父,先後投資數十個優秀網站,成為中國著名的天使投資人。

 

以往我們所仰賴的高學歷,飽有歷練這些標準和價值觀,在對岸則陸陸續續地崩壞。

 

理由也是顯而易見的。對岸的投資人們不一定那麼仰賴過往的經驗,他們更專注於新興產業的投資上,而創新事業是沒有前例可循,就更別提什麼經驗了。

 

天使投資在對岸呈現爆炸性成長

在中國大陸,專注於風險投資調查與研究的清科研究中心,近期公布了一組調查數字,2008年天使投資有25筆,2013年則有169筆天使投資,2014年則更多。這是一個很驚人的數字,天使投資在對岸簡直成爆發式的成長。

 

天使投資與一般的創業投資不同,他們更關注於小型初創產業,更願意承擔風險。許多中國大陸的投資者逐年提高對天使投資的重視,因為這些出資人曾經也都是一無所有的創業者,過去因為受益於天使投資,產品才有機會問世,進而取得事業的成功。因此,他們更願意以協助創業者的角度出發。

 

反觀台灣,每年所發生的天使投資數字,幾根手指頭便能數完。創業者不容易取得資金上的支持,創業資本只能從以往積蓄或是向朋友借貸籌措。因為風險控制仍是台灣創投業者十分關注的議題,他們更願意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企業在初創階段,必須自行籌措資金,待擁有出色營業額及利潤後,投資者才會願意給予資金支持,然而等到那時候,企業也不一定需要資金了。

 

也許你會好奇,難道大陸投資者不在乎風險嗎?其實對岸的投資人更在乎風險,但是他們深黯高風險等於高報酬的道理,當你在投資上過多規避風險,其實就間接承認了你放棄了高回報。

 

父輩的創業精神誰來延續?

台灣的環境擅長守成,由於長年代工,使得整體環境趨於保守。年輕人選擇去有保障的公司上班,而不選擇創業。投資人選擇投資高利潤的企業,而不是選擇有前景的企業。

 

我想台灣的年輕人,仍保有父輩的創業精神,在台灣物資最匱乏的時候,他們拎著一卡皮箱在全世界做生意,進而為台灣的經濟打下基礎。那份勇氣仍在我們年輕執輩的血液裡。不論對投資人或是對於創業者,對岸都提供了巨大的舞台與機會。趁著我們仍有勇氣的時候,不妨勇敢去中國走走。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傑維恩台灣人在上海
稀品網創始人,飛牛網技術長。雜食。互聯網、創業、風險投資以及讀書。目前長駐上海。曾任上海商學院及上海工藝美院的兼任講座教授,上海大學生創業基金會評委,全球著名創業實踐項目「Startup Weekend」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