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有一種依賴,讓你更獨立

有一種依賴,讓你更獨立

海苔熊

瀏覽數 / 25,950+
找尋情人的過程,也像是找自己的安全堡壘(secure base),僅僅是知道有他/她在,你就可以更勇敢、更能接受挑戰,這就是健康的依賴。

工程師朋友Kay,因為女友換工作的關係,一起搬到台南住,不過畢竟人生地不熟,很多事情都必須重新適應。女友公司在離家步行10分鐘的地方,但Kay考量到她本來自我要求高、新公司主管苛刻、同事間又沒什麼交集,或許這段時間她很需要陪伴,所以即使這麼短的路,他也開車接送,然後自己再回家寫程式。

 

雖然,對自由工程師來說,最忌諱的就是寫code 時被打斷,可是他還是很願意,每天中午到她公司附近陪她吃飯、接送上下班。「我們都在適應新環境,我只是希望她可以撐過這段時間。」他說畢竟他從來也不懂女友在人資部面臨的困境、她無法融入同事間那種格格不入、更不能實際協助她在公司的業務,他能給的,就只是陪伴。

 

這樣的陪伴,都被一點一滴累積下來。上個月Kay為了一個案子到香港開會,一走就是一星期,他原先擔心女友一個人在台灣會無法獨立生活,因為她本來就是個超依賴的人。沒想到Kay出差這段時間,女友不但工作大有進展,獵到了一個業界都搶著要的人頭,也把家裡打理得很好,還報名社區大學日語課。「我一直很想學日語,現在工作上軌道,可以喘口氣,總算有些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女友說。

 

「我覺得很神奇,因為以前她很黏,幾乎無法離開我超過3天。小時候一些經歷,讓她對人比較難信任,歷任男友,都是被她的『黏』嚇跑的!可是這段我去香港的日子,她竟然變得獨立了起來。」Kay說。語氣裡盡是驚訝。

 

其實,這一點也不神奇,而是戀愛心理學中有名的「依賴弔詭」(Dependency Paradox)──健康的依賴,反而讓你更獨立。

 

依賴測試實驗

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Brooke C. Feeney進行了一個實驗,他們首先請情侶來,請兩人中的一人A評估他們在這段關係中,提供對方多少支持、滿足對方多少需求。如果這項分數很高,就歸類為「高依賴性」情侶,反之,歸類為「低依賴性」情侶;然後請另一人B到實驗室裡,進行比較複雜的測驗,他必須在電腦上完成一些很有挑戰性的題目,例如複雜迷宮、數學題等。

 

接著,實驗者告訴B:「你不是孤軍奮戰!右下角有個即時通訊視窗(像FB或LINE那種),你的伴侶在另一個房間等,如果遇到困難,可以透過視窗尋求他的幫忙和協助。」事實上,如果他真的傳訊息出去,在電腦另外一側回訊息的人並不是他另一半,而是實驗的同謀(果然是萬惡的心理學家啊)。你猜猜,到底是「高依賴性」的情侶,比較會常尋求另外一半的協助,還是「低依賴性」的情侶?

 

結果發現,那些愈依賴的人(覺得伴侶給自己足夠情緒支持者),反而愈「獨立」。他們更能夠自己完成那些測驗,而不是靠他們的伴侶。在後續的實驗當中,參與者被要求寫下他的近期人生目標,並進行追蹤。同樣也發現了一個弔詭的現象:愈依賴的人,反而在6個月之後更能夠「獨自」而且「不靠另外一半的協助」,完成他們的目標──愈依賴的人,如果獲得足夠支持和安全感,反而愈能獨立地去實踐自己的勇敢。

 

想像中的安全堡壘

或許你會問,怎麼會發生這種矛盾的現象呢?其實這一點也不矛盾,你可以回想10歲以前到遊樂園玩的經驗──如果你爸媽在車上等,給你錢要你進遊樂園自己玩,你會想進去嗎?或是你真的敢「獨自」去玩刺激的遊樂設施嗎?再換一個情境,雖然今天父親不能陪你玩碰碰車,但他在你可以看到的地方等你、幫你拍照(例如護欄旁邊),你是不是就比較「敢玩」了?

 

對我們重要的人,就是我們的安全堡壘(secure base)。小時候我們的安全堡壘是父母,只要能看到他們,我們就願意做一些比較冒險或具挑戰的事(例如爬到高處、嘗試很難的數學題),儘管他們沒有真正伸出援手協助;長大後,這個堡壘就過渡到情人身上。只是跟童年不同的是,這樣的關係是互相的,我們各自扮演彼此的堡壘,而且這個安全感可以被累積、甚至被想像,以至於我們不需要「真的看到」對方,也可以挑戰自我,就像Feeney實驗裡那些高度依賴的情侶,即使是隔一個房間的距離,仍然可以感覺到伴侶的陪伴,並且自己完成測驗。

 

收訊不良的實驗

但前提是這些必須建立在「健康的依賴」上,如果對方沒有給予足夠的安全感,可能無法達到類似的效果。那麼,該怎麼知道彼此的關係是一種健康的依賴呢?或許,你可以利用你的手機進行測試!

 

相信大家都遇過「收訊不良」的窘境。明明自己滿格,對方卻一直聽不到你的聲音;或者是聲音斷斷續續,有時候你也不知道對方是否有聽到你說的話。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University of Groningen in the Netherlands)的心理學家Namkje Koudenburg模擬這種收訊不良的情形,與他的同事進行了一個實驗。他們請來參加的情侶們評估2件事:

 

安穩度secure:你覺得你們在6個月之內繼續在一起的可能性高嗎?

 

連結度mentally connected:你感覺你和他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嗎?

 

接著,實驗者將他們分派到2個不同的房間,請他們戴上耳麥聊天,模擬用手機通話的樣子。其中一半的情侶可以正常的聊天,另外一半的情侶在聊天時,說出來的話會經過「一秒延遲處理」。也就是說,當男方講了一句話,女方要延遲一秒才聽得到他說的話;同樣的,女方回了一句話,男方也要晚一秒才收到,有點像是在網路不穩時聊LINE的那種感覺。結束之後,實驗者問他們對話的過程當中,對方有沒有支持(validated)自己的意見?

 

結果發現,對關係安穩、連結緊密的情侶來說,「延遲」不但沒有讓他們覺得不舒服,反而會認為,對方這一秒的沉默,是在認同自己的想法。

 

我們的大腦,會在狀況不明時「自動填空」,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腦補」。當一段關係是穩固安全的時候,如果出了一點小差錯(例如說對方延後回你訊息),你可能會傾向提取記憶當中比較正向美好的部分,做比較樂觀的解釋。這時對方的沉默、延遲或已讀不回,不但不是一種傷害,反而還提供一個「正向解釋」的機會,讓你對關係也對自己更有信心。如果你很難想像這樣的效果,或許也表示你跟他的關係還不夠安穩、緊密。

 

這實驗也提供一個測試方式: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和對方的關係是不是健康的依賴,可找收訊只有一格的地方,和另外一半用手機聊天。然後仔細體會,當你說出來的話對方較晚回應你時,你的感受是什麼?覺得對方支持你的說法,還是覺得不安?

 

安全感促發練習

那麼,如果你發現自己的依賴,其實是一種不健康的依賴,怎麼辦?你知道自己很黏,但是愈黏,不但沒有辦法增加你的安全感,還會讓你愈來愈害怕失去他,這樣還有救嗎?

 

最新的一系列研究發現,我們可以透過「示現化」(visual imagination),來獲得安全感,我們稱作「安全感促發」(secure attachment priming)。如果對方不在你的身邊,可是你又很害怕一個人、覺得惶惶不安,你可以遵循南喬治亞大學(Georgia Southern University)心理學家Victoria Allen的這2個步驟來進行:

 

1.現在,我們要進行一個示現化的練習,請閱讀下面這一段文字,然後想一個在你生命中,最貼近這段文字描述的人。

 

「一段安全的關係,就是你覺得自己跟對方的情緒可以很貼近、靠近。在這段關係中,你覺得舒服、而且能夠相互依賴,你不用擔心會變成獨自一人、不用擔心對方不接受你。你相信這個人,你也知道他接受你、喜歡你,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幫助你。」

 

2.接著,請拿出一張紙,寫下這些問題的答案:

 

● 在讀這些文字時,有沒有想到誰最接近上面這段「安全的關係」的描述?他的名字是?

● 描述一下,這個人長什麼樣子?

● 說說看,和這個人在一起,是什麼樣的感覺?

● 回想你和他的一段回憶或對話,他說了什麼?你怎麼回應他?

● 如果這個人現在就在你身邊,你的感覺是什麼?

● 當你想起這個人的時候,你有哪些想法和感受?

 

在Victoria Allen的實驗中,大部分的人都能夠藉由這樣的安全感促發練習,漸漸降低心中的擔憂和恐懼,感到快樂、被愛、值得信任與溫暖。

 

當然,也有可能你連「這個人」都想不到,或許是在你的記憶中,並不存在這樣的經驗,也可能是現在的心靈狀態讓你很難「提取」這個人,不過,這並不代表你沒有辦法找到一段值得依賴的關係、變成一個獨立而堅強的人。你需要的,只是讓自己不要急,靜下來。

 

再勇敢,也要對自己柔軟

讓自己「立刻變得有安全感」其實並不是一種堅強,而是一種逞強。你給自己很少的時間,希望達成很多的目標,一方面是不希望自己繼續困在當中,另外一方面是不想要繼續給別人帶來麻煩。

 

因為怕被討厭,所以希望能夠趕快變好,可是愈恐懼、想控制自己的情緒,反而讓你更失控。然後因為帶給別人麻煩,你又更討厭自己。因此,再勇敢,也要對自己柔軟。真正的快樂,往往是在平靜之後。如果你還無法分清楚依賴與獨立,堅強與逞強,或許第一步就是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慢慢勇敢。

 

圖片來源│unsplash,By Chris Sardegna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海苔熊愛情實驗室
經歷:PanSci泛科學「愛情認知心理學」專欄作者
學歷:台灣大學心理研究所碩士,主要研究親密關係與幸福感
最新著作:《在砰然之後:愛情的16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