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柏林小吃:家鄉的味道或許是一種流行

柏林小吃:家鄉的味道或許是一種流行

Dido

瀏覽數 / 3,400+
「夜市文化」是台灣特色,本地、異國小吃總是被創意變身,成為夜市裡的話題。而這股小吃風,也吹到德國柏林,各國的家鄉味,成為星期四夜晚的一股流行,是本地與異地人交流的橋梁,也是異鄉人想家的滋味。

 

有人說這兩年在柏林,想看一群很潮的人(hipster)吃東西,就去Street Food。

 

Street Food是歐美國家形容攤販的用語,而單從字面上來看,Street Food就是街上賣的食物,台灣人習慣稱它為小吃。

 

其實一開始,我不太懂去Street Food是什麼意思,用我的英文知識來理解,像柏林這樣大的城市,街道阡陌縱橫,所謂的街頭小吃,理當散落在市井中,我又該如何刻意路過哪個轉角才能 抵達Street Food呢?

 

星期四夜晚的Street Food

幾年前十字山區(Kreuzberg)的一間舊市場MarkthalleNeun(九號市場)面臨改建計劃,經當地居民抗爭後,成功保留市場原貌,幾個年輕人找了投資人活化市場,讓這棟百年建築物裡頭有了新風貌。

 

在星期五、六的週末市集裡,太太們買得到柏林當地自產自銷的有機蔬果和起士; 星期天有Breakfast Market,一早就能令人面臨最幸福的選擇難題:煎蛋?炒蛋?而星期四夜晚的Street Food Thursday,在小小的市場內,匯聚了世界各地的街頭美食,是目前最受歡迎的市集。

 

 

傍晚五點以後,在Street Food Thursday擺賣食物的攤子整裝就緒,熱水噗噗的滾,牛排在烤盤上被煎得滋滋作響,第一塊肉還正血紅,攤子前排隊的人龍已讓老闆緊張得手忙腳亂起來。

 

在Street Food Thursday裏面我嘗過很多懷念的滋味,像是日本的章魚燒、台灣的刈包,也吃過許多新奇的食物,比如摩洛哥的陶罐塔吉鍋Tagine,這裡堪稱「食」的聯合國。

 

被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的美食之島餵養長大的我,身處在五花八門食物聚集的異國小吃市集,比之歐美人士顯得淡定許多,而多餘的心思,正好拿來觀察耐著性子排隊找食物的饕客,他們大多是柏林的異鄉人,操著家鄉口音的英文,對眼前的食物品頭論足,騎驢找馬,吃東西的時候「呷碗內看碗外」,一刻也不得閒。

 

 

Street Food Thursday除了吸引當地人來此尋覓千里之外的異地美食,也撫慰了許多在柏林居住的外國人。花一點小錢,一個週四的夜晚,帶上許多朋友,於是在川流不息的九號市場,尋找家鄉的味道彷彿變成一種流行。除了當地人吃異國美食外,Street Food Thursday也解了異地人的鄉愁。

 

柏林人的美食新故鄉

今年夏天才開始的NeueHeimat(新故鄉)也是Street Food風潮下的產物。

 

 

位於東柏林的廢棄工業區RAW-GELÄNDE裡面的兩棟廠房內,主辦單位是早些年前即進駐此地的Bar25老闆Sebastian Baier,他與支持廢棄工業區保留現狀的多個藝術社群合作,希望透過藝術、音樂、街頭文化的魅力,重新打造一座柏林人的新故鄉,而第一件被帶回故鄉的,就是屬於街頭的「味道」。

 

循著味道而來「新故鄉」的,大多是附近居民。在這個有限的場域內,他們聞所未聞,吃義大利的香腸漢堡和巴西人用樹薯粉做的可麗餅,也許本地與外來人的界限,就在這一口一口的咀嚼中被嚼爛,柏林人的新故鄉,就此誕生。

 

當家鄉的味道變成一種流行

大隱隱于市的人文作家舒國治,在〈臺北小吃札記〉裡的自序道:「發掘小吃,實也為了發掘台北之美;你且觀察,凡製得好小吃之店家,其人之模樣、笑容也皆比較明亮燦爛。」換個城市說,柏林新興的小吃文化,實是外來移民所帶來的一種潮流;你且觀察,凡排隊人潮多到爆的店家,其人之模樣、打扮,皆比較時尚燦爛,有時也很酷。

 

在柏林,當家鄉的味道變成一種流行,被翻譯成 Street Food的小吃已經不再是我印象中,市井小民們穿梭在街頭巷尾尋找,與整個城市氣味緊密相合的小販攤商了。小吃在柏林,之于我,已經被賦予了新的意義,是異鄉人追逐過去的一種回味。不過,這些又有什麼關係呢?吃到好吃的食物卡實在,鄉愁什麼的,呿,一邊涼快去。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Dido柏林人誌
林尚縈,朋友喜歡叫她Dido。 柏林自由大學政治系學生,兼職柏林文字導遊。
喜歡每件事物裡的小宇宙,那可能浩瀚無垠深不見底;也可能是已經老去的星球的一環微光,幽微但明亮。太空探索或許令人興奮,但僅止用一雙眼睛仰望也能看見美麗。然後我也感謝我心裡的宇宙,有些黯淡,時明時滅,一閃一閃的,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