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我們輸在太害怕犯錯

我們輸在太害怕犯錯

思維+從歐洲開始

瀏覽數 / 52,100+
今日停滯進步的台灣,不就是因為我們太害怕失敗所造成的嗎?
如今許多人在工作崗位上,都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因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而這原因的根本,就是台灣的咎責制度、不對等得獎懲文化與怕失敗的社會風氣 。從公部門到企業、從職場到學校,都不容許我們有犯錯的機會。然而,如果沒有犯錯的空間,我們哪來勇氣跨出不一樣的一步?

文/TK

 

『台灣文官體制最大的問題就是咎責制度。』一位在公部門高就的同學跟我聊到。

 

許多事情都在各部門間互踢皮球,許多事情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而是不敢提議改善,因為只要責任一擔下來,做不好烏紗帽恐不保,做得好也僅是給你拍拍手,最後升官也只比誰年資久、誰犯錯少。這個咎責也影響到了工作的效率,一來沒有人敢跳出來,所以事情就在各部門、各科室或上司下屬間漂流。再來也因為這個咎責制度,所有的決定都得附上滿滿的畫押,以方便到時候有個呈堂證供好追究。大家對簽呈或公文上的每個字斤斤計較,因為每個人都想要把責任往外推。

 

在新聞上,常聽到立法委員質詢時說:部長,如果做不好,誰負責?你要不要辭職?

 

負責任的態度固然重要,但監察體系若成為糾錯體系、監督變成了糾錯大賽,對失敗零容忍的結果,就是造就了怕失敗與守舊的文官體系。然而,再優秀的人都可能做出錯誤的判斷,再好的判斷也常因為其他外力因素而導致失敗,許多創新與創意也不一定第一次嘗試就能成功。

 

我們常覺得公家機關就是沒效率與守舊,但想想能進公務體系的不都是臺灣一流的人才,為什麼進去後就變成了橡皮圖章?到底是人出了問題、制度出了問題,仰或是環境出了問題?

 

在台灣大企業內部也有相同狀況,一個小螺絲釘常因一個提案而被罵到臭頭,也常因會議上的一個想法而被主管念個幾句。久而久之,我們從職場新人開始,就養成了謹慎的說話態度,養成只求把份內的事情做好的工作態度。記得剛畢業時,有一次就在開放式的辦公室內,被主管咆哮了好幾分鐘,原因是因為在上個會議中,我擅自主張我的部門在某個專案上,應該多執行一些代辦事項。從此之後,我不在任何會議上答應要協助其他部門任何事情,因為我怕又犯一樣的錯。

 

如果上司不容許屬下犯錯,那麼誰敢做決定、誰敢創新?第一線的市場情況與基層員工的想法,如何能夠往管理層走呢?如果不從小事培養做決定的能力,以後成為公司的中流砥柱如何做決定與判斷呢?

 

過去幾年和許多企業高層訪談時也發現,台灣的高階經理人普遍較為保守。美國與中國的企業,高階經理人往往流露出一股捨我其誰的態度;談到未來公司發展時,往往能描繪出遠大的理想與目標;許多執行上的策略,也較為彈性與創新。但多數的台灣企業,明顯感覺到守成為第一要務,向他們提出一些比較積極的建議,往往馬上就被諸多理由否決了。但深入想想,其實也不是他們的錯,因為他們沒有犯錯的空間。

 

台灣科技產業是代工起家,許多決策上往往偏向成本考量,且由於沒有掌握市場,代工又是資本密集產、低毛利產業,因此比較不敢輕舉妄動。再看看支撐這些企業的資本市場,短線投資盛行、股民偏愛股利,似乎也沒給台灣企業可以犯錯的空間。

 

公部門與職場如此,培育我們的校園也是一樣。同時經歷了西方教育與台灣教育後,就會發現兩邊有明顯的不同。我們擅長寫選擇題,西方教育偏好問答題;我們習慣有教課書與考試範圍,西方喜歡給你個題目做研究;我們不喜歡回答老師問的問題;西方搶著舉手回答。這些,是不是因為我們怕犯錯? 我們偏好人家告訴我們該怎麼做,而不習慣思考自己該做什麼。

 

我常說,當一個小朋友舉手回答,結果被同學們嘲笑後,他下次還會舉手嗎?當學生因為不認同老師課堂講授內容,而提出異議,結果被打了低分,他下次還會提出嗎?

 

在國外的課堂上,很常聽到教授說 ”Think out of the box” (跳脫框框思考);但在台灣,我們卻只允許 ”Think inside the box”,而且還是個很小的 box。教育教導我們當個聽話的學生,而不是一個特別的學生;老師希望教出一個不會犯錯的孩子,而不是一個勇於嘗新的孩子。做父母的也該思考,我們希望教出一個什麼樣的孩子? 前幾天一個新手媽媽說:『看巧虎,可以教出一個聽話的孩子。』我本身沒看過巧虎,但卻恍然大悟,原來我們所處的環境,就是教導我們守規矩不要犯錯。

 

但是,如果沒有給予犯錯的空間,怎麼能期許台灣變成一個有效率與充滿創意的島嶼呢?

 

當我們都不敢犯錯,只選擇一條好走的康莊大道,看似美好,事實上我們的競爭力正一點一滴的向下沈淪,猶如溫水煮青蛙一般。

 

不敢犯錯,也代表踏出的每一步會更謹慎,不斷反覆思量與囤積資源,因而拖慢了前進的速度。觀察中國與美國這幾年在網路產業的大躍進,很大一部份原因是他們不怕犯錯,用速度挑戰舊思維,錯了就再站起來,修正或再來一次。許多新興的營運模式,更是正大光明地衝撞現有體制,不怕法規的責罰。他們的教育、社會、企業文化與資本市場給他們犯錯的空間,比起犯錯,他們更害怕因過度謹慎而抹滅了創新。

 

犯錯不可怕,從不犯錯才可怕!手上握有資源的朋友,請給年輕人多點的犯錯空間。朋友們,勇敢的犯錯吧!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思維+從歐洲開始思維+從歐洲開始
兩位台灣青年,因為留學荷蘭,開展歐洲的新視野。所見所聞都讓他們省思東亞主流價值觀,學習用另一種視角看待台灣社會現況。
Elaine曾任職於台灣公關業。取得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 MBA學位後,在荷蘭飛利浦健康醫療事業群從事國際市場行銷。目前轉戰上海,於美商藥廠從事客戶策略與創新。
TK旅居荷蘭六年,畢業於荷蘭鹿特丹管理學院(RSM),曾於歐系法人擔任科技產業分析師並持有特許金融分析師(CFA)執照。2015 年年中返台加入新創行列,現為 FunNow瘋哪裡 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