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葛望平:「這世界用來殺人的錢,比救人的多」

葛望平:「這世界用來殺人的錢,比救人的多」

世界公民島

瀏覽數 / 7,650+

 

採訪撰稿:胡芷嫣/攝影:李政道

 

葛望平

當一個『好企業』比當一個『大企業』重要」是葛董的經營之道

 

「你聞聞看,這瓶子還有咖啡的味道。」葛望平隨手從辦公室拿出一支乳白帶棕粒的修長瓶身,「這1支洗髮精,是用6杯星巴克咖啡做的。我們從咖啡渣裡面提出材料,剩下的渣渣就變成瓶身。」

 

這是全世界第一瓶,咖啡洗髮商業產品。不是來自德國,而是誕生自這裡,葛望平和他一手打造的歐萊德化妝品公司。

 

「我可以告訴你,其他人都是用化學合成的,只有我們是真的從咖啡裡面去提煉。」不只內容天然,沒有染色的瓶身,是用從蔬果、植物提煉的PLA環保塑膠製成,12個月自然分解。瓶身底部有咖啡種子,丟進土裡,「運氣好的話你會種出2顆咖啡樹,運氣差會有1顆。」要是運氣再差呢?「那只好再買1瓶!」

 

歐萊德

歐萊德位於龍潭的鑽石級綠色工廠辦公室,一年只吹30天冷氣,頂樓的太陽能板提供整整50%的電力。

 

歐萊德,全台第一個經過環保署碳認證的公司,也是推出全台第一支「碳中和」產品的企業。2002年創立時資本不過500萬,去年(2015)營收已超過三億元。公司上下人稱「葛董」的葛望平說,走到這一步,「方向很重要」。產品不只好用、賺錢就夠了,他們的產品使命,是發揮社會影響力,解決環境問題──就從一瓶洗髮精開始。

 

歐萊德

玻璃罐中裝著分解後的瓶身,輕脆如蛋殼

 

不是英雄,也可以改變世界

 

歐萊德

歐萊德綠色辦公室的減碳即時監控板

 

葛望平年輕時(「那是只有迅雷小組的年代!」他喊),也是個騎摩托車上高速公路的輕狂少年;討厭髒髒的東西,卻在松山工農念機械科。退伍後找了份乾淨的美髮業務工作,一邊唸EMBA進修,20年後,決定自己和朋友創立歐萊德,代理國外化妝品。

 

但是,在歐萊德草創期,葛望平的父母相繼過世。「很遺憾啊,創業的人難免都想要父母親能看到你的成就。」那時葛望平得了嚴重的憂鬱症,不想影響家庭、同事和創業夥伴,自己一人默默看醫生、服藥。

 

「我常覺得,人要經過劇烈的遭遇,你的思考和行為才能到達另外一個層次。」窮而後工,強烈刺激,激出人生體悟。當時醫生要葛望平集中精神做一件真正想做的事情,他心想:「我要改變我的人生。」

 

只是想,卻不好意思說出口,因為「我就是個平凡人啊!一個平凡人能做什麼?」但父親臨終前留下「以後沒有父母可以孝順,就孝順社會」的遺言,讓葛望平強烈地想做些事情。

 

在訪談中嚷著「我現在還覺得有一顆赤子之心」的葛望平直呼:「你有沒有發現世界各國的經費,用來殺人的錢比用來救人的還多?」最初想改變自己生命的初衷漸漸擴大,到改變周遭其他人,乃至於改變社會。回顧來時路,葛望平說,成功的關鍵就是確定正確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慢做出成績,不要因為只進步1%就放棄」。

 

貫徹綠色宗旨的營利公司

 

對社會、環境抱持理想的社會企業很多,為什麼無法永續經營、甚至像歐萊德一樣營收上億?葛望平連說了三四次:「模式不對」。

 

化妝品業毛利極高並不是秘密,攤開大品牌L`OREAL或資生堂的財報,行銷預算動輒上達50%,葛望平選擇反其道而行。「剛好現在是『自己就是媒體』的時代,」他說,「消費者都比你聰明,何不好好把產品做好,讓他們變成你的傳播媒體?」歐萊德把握時代趨勢,善用自營媒體,不只官網、雜誌和社群網站多個訊息渠道分流,底下再做議題區分,「像婆婆媽媽可能對綠建築沒興趣,但對綠色食物就有了。」

 

利用操作自營媒體省下來的行銷預算,全轉去做「綠色投資」。6年來,歐萊德每年舉辦種樹、淨灘、關燈一小時等大型活動,光是去年就花了4000多萬。「我們辦公室還有環境會計,只買永續森林用紙。成本比較高,但是這個決定會影響許多人,甚至影響整個供應鏈。」

 

最接近老百姓的環保團體

 

訪談間,葛望平拿出手機,展示公司業務回報的一個個輝煌「業績」戰果──不是去賣產品,而是號召參加今年3月19日「關燈1小時」的沙龍店。

 

這樣的關燈1小時活動,耗時3個月籌備,公司上上下下200多人投入參與,已經連續6年了。不只台灣,歐萊德要求30個國家的代理商,必須每年舉辦類似公益活動。「如果你是得利者,就必須也是擔當者」,葛望平說。

 

歐萊德

歐萊德每年投入鉅額資源在「關燈一小時」活動

 

說到淨灘行動,他收起笑容:「你去撿一次,就知道海洋垃圾問題多嚴重。」看到太多鳥兒誤食塑膠蓋、海洋生物被塑膠袋給勒死,葛望平將反省化為產品設計:全面改採竹製瓶蓋,並將淨灘回收的塑膠,設計成瓶蓋上的「善幣」,不只能蒐集兌換獎品,也藉此傳達訊息警醒消費者:那都是我們丟下去的垃圾。

 

「我們是最不像環保團體的環保團體」,葛望平說。影響力可以從最簡單的起點發揮,就算只是一瓶洗髮精,也可以幫助解決社會問題,「因為每個人總要洗頭吧?這是一般日常消費裡面,你可以『隨手』做的選擇。」

 

他引用甘地:「自然可以滿足人的需要,但滿足不了人的貪婪」,與其說歐萊德設計了一個好產品,不如說它設計了一個生態系統,和人類未來社會的美好想像。

 

下一步,跨進台灣農業

 

歐萊德已經推出全台第一支達成碳中和的產品、囊括包括世界三大發明獎等說也說不完的國際獎項,還耗資兩億打造全台第一座鑽石級綠色工廠。完成這麼多成就的葛董,並未就此滿足,他的下一步計畫是提振台灣農業。

 

「要提升台灣農業,就是讓農產品更有附加價值。」他說,會將台灣農產品提煉成化學原料,取代合成化學品,下個月將搶先推出從古坑咖啡豆殼提煉的產品。問他除了咖啡豆殼之外還有嗎?「這個還不能說啦,是和中科院合作的。」看來一切還在保密階段,幸好我們知道中科院不只研發飛彈。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世界公民島
世界公民島以「20歲的人能夠單獨旅行全世界,30歲的人能夠應徵全世界任一國的工作,40歲的人能夠掌握、運用世界趨勢,甚至能夠創造它。」作為進行世界觀教育最直接的方式,推動台灣成為世界公民島。
每個月以國家為主軸,精選出15個台灣可參考、觀摩、學習的主題,規劃「有任務的旅行」路線,用旅行,提升台灣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