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進化成更好的人」──作詞人小寒,夢想與生活的共生共存

「進化成更好的人」──作詞人小寒,夢想與生活的共生共存

立馬度 Limado

瀏覽數 / 56,050+
「學會認真,學會忠誠,適者才能生存。懂得永恆,得要我們,進化成更好的人。」
「愛延著拋物線,離幸福,總降落得差一點。」

從2000年開始,幾乎每年的「最佳作詞」都與「小寒」有關。

 

他的詞「孤獨患者」,讓陳奕迅在錄音室裡悵然。「我不唱聲嘶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沒有心碎的時刻」,陳奕迅說,整張專輯的主打歌的歌詞他都記不大住,但小寒填的詞「孤獨患者」,他最懂得,也最懂他,所以記得牢牢的。

 

曹格的「寂寞先生」,孫燕姿的「雨天」,蕭敬騰的「複製人」,以及洪珮瑜的「踮起腳尖愛」……都是小寒寫的故事。

 

我們常覺得,看似「新穎」的題材入詞,不一定能打動人心。但蔡健雅幾首動人心弦的歌曲, 都是配上了小寒的詞,而有了靈魂──「無底洞」、「拋物線」、「達爾文」、「雙棲動物」、「夜盲症」……

 

寫出這樣故事的人的小寒,是一個新加坡女生。

 

採訪小寒,她告訴我們,「從小就熱愛寫作,除了興趣之外,因為小時候家境不是那麼好,我一直想學同學下課時舔著雪糕回家……」,而投稿成功,可以得到五塊錢的稿費,對當時的她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會開始寫詞,是原因中學的時候,她為了要讓自己「酷一點」,開始學了吉他:「後來就誤打誤撞地獲得了一場全國性歌曲創作比賽的最佳作詞獎」,小寒客氣地說道。那場比賽開啟了小寒的作詞路,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甚至也認識了現在的丈夫。

 

第一次得獎後兩年,小寒再次號召朋友們參加歌曲創作比賽:「除了兩位主唱,有一個吹笛子,有一個彈鍵盤,兼編寫敲擊樂,還一位拉二胡,有的唱和聲。」

 

「我自己的鋼琴、吉他都彈得不夠好,不能登大雅之堂,於是只能擔起歌曲歌詞創作的責任。」最後,小寒作的兩首歌曲,光榮地分別得了冠軍、季軍與最佳作詞。

 

「我驕傲的並不是我得了三個獎,而是以積分替學校得了全國總冠軍。我在高中裡是一名無名小卒,這證明了小卒也能立大功!當然最快樂的莫過於之後,我請大家吃的那一頓豐盛的泰國餐!那是非常非常美好的記憶。」小寒憶道。

 

天天都要進化成更好的人

高中時期因為這件事情風光的小寒,在大學考試前夕發生了一件事,讓她對自己的人生有另一番領悟與要求。

 

小寒小時候患有氣喘,有個十分疼愛她的外公呵護著她,「但我常常因為外公看起來不夠得體,而避開他。就連外公想給我撐傘時,我都會往前跑,不想跟他待在同一把雨傘下。」

 

「外公追不上我,又捨不得給自己撐傘,結果兩個人溼透了,但那把傘下卻根本『沒有人』。」

到了高中,「那時還是覺得外公很髒,有一次我嫌棄他,就挨了生平媽媽給我的第一個耳光。」

「隔天,外公就中風了……」

 

小寒的大學聯考,是在病房外讀的書。「當時我天天都後悔,答應外公,我一定會進化成更好的人,只要他能醒過來……」

但外公再也沒有醒來了。

 

外公出殯當天,小寒是撐傘的人。哭紅了眼,終於想要跟外公待在同一把傘下,幫外公撐傘,只是傘下除了小寒,已經沒有外公了。

從此,「天天都要進化成更好的人」,成為小寒的座右銘。也是「達爾文」這首歌背後,小寒發自內心要給外公的承諾。

 

作詞界中的「病毒學博士」

或許與座右銘有關,後來的小寒,拿到了病毒學博士的學位,並於新加坡政府實驗室工作,也成為輔導提攜後輩不遺餘力的「小寒老師」,不但有自己的教學工作室,也擔任蔡健雅在「中國好歌曲」中的歌詞指導。

 

而小寒的詞,也不斷進化,不希望重複自己或別人的觀點:「為了找新鮮的題材,我就必須自我剖析,看看我這一輩子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經歷,可以提供給聽眾的。」

 

「答案呼之欲出,我是唸生物的,而這個音樂圈沒有太多唸到病毒學博士的,也就是說,這塊領域是我最擅長的,況且我平時就比較留意一些特別的醫藥、科學名詞。」小寒說道。

 

像是,小寒不知何故,天黑時視力就不好,有一次夜晚離開實驗室時,當時的男朋友無法送她回家。那時的她,坐在公車上,看著模糊的世界,感到無助害怕,就寫下了「夜盲症」的詞。

 

而「複製人」,則是小寒在實驗室裡複製細胞忙不過來,突發奇想,希望能夠複製一個自己時寫的。

 

「拋物線」則是與她離不開的物理科學背景有關。看了亞當山德勒與茱兒芭莉摩主演的電影「婚禮歌手」,當茱兒被問起,怎麼確定喜歡的人就是「對的人」時,她感性地說:「我也不知道,但我似乎能預見,他跟著我一起慢慢變老」。

 

這讓小寒覺得,愛情似乎就像上體育課時,丟擲標槍的拋物線一樣──我們總是希望它飛得又高又遠,就像在愛情裡,大家總是期盼能「預見」兩人的幸福未來,但偏偏「預見」與「真實」似乎總又差了那麼一點……於是,她有感而發地寫下了拋物線的歌詞。

 

這樣跨生物、科學與寫詞的結合,小寒也傳授給她寫詞班的學生們。「其實班上同學們都各有所長,有些是工程師,有銀行家,有圖書館員、翻譯員、廣告公司撰稿的……」

 

「我在上第一堂課時都會問他們是做什麼的,然後給他們提議從工作上提取靈感。幫助他們將專長和歌詞結合。」

 

跟大部份為了生活,放棄夢想的人不一樣,小寒:「我是為了生活,才選擇夢想的。」

 

1996年起,小寒就過著「左腦做科研,右腦寫歌詞」的日子。直到2004年,小寒的女兒出世後,她多了一個當媽媽的新任務。

 

「說實話,有這麼一個有著一頭蓬鬆、會反地心引力隨風飄逸的頭髮的可愛到不行的小東西,我本應天天都很快樂,但我都快崩潰了。」

「我狠心將她送到托兒所,回到實驗室上班。白天做研究,晚上照顧孩子,孩子睡了就寫歌詞……日復一日,這生活維持了三年多。」

 

內疚,加上過份忙碌的生活,令小寒在產後就埋下的憂鬱症種子,在2008年正式爆發。「我什麼都不能做,天天哭,天天都有不好的念頭。 還好還有一絲理性的我知道我必須放下我其中一個身份。」

 

「當時我衡量,如果我繼續待在實驗室工作,那小孩就必須繼續上托兒所,這樣一來,我的內疚感不會減少,而且我也必須放棄歌詞創作。」

「但如果我放棄實驗室工作,那小孩將不必上全天托兒所,我可以白天寫詞,然後專心跟她玩。」

 

當時,小寒的丈夫,也就是小寒在16歲時參加歌曲創作比賽時就認識的男生,慎重地告訴小寒,他會撐起養家的責任,讓小寒可以好好陪孩子、好好寫歌詞。

 

於是,小寒做了一個讓身邊的人詫異的決定:她辭去了讀到博士學位的生物實驗室工作,專心作詞,以及當媽媽。

 

「跟大部份為了生活而放棄夢想的成人不一樣──我是為了生活,才選擇夢想的。」

「老公在診所上班有多辛苦,家庭的經濟擔子有多重,不就是為了孩子,還有我的文字工作?」

「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做得最好。所以我不出去玩,不浪費時間,要好好地利用我的生命去滿滿地完成我當初答應他的事。」小寒感性地說道。

 

成為專職的作詞家之後,小寒跨足音樂劇作詞,幫知名報紙雜誌寫專欄,巡迴校園演講,並與作曲家黃韻仁一起開班授課,栽培具有潛力的後進音樂人。

 

蔡健雅2016年入圍金曲獎的新專輯「失語者」,整張專輯都由小寒操刀作詞,也繼續能看到她在生物學領域與生命領悟的足跡。「如此完整的企劃,於近年樂壇堪稱少見,是華語樂壇史無前例的野心實驗之作。」這是評審給予這張專輯的評語。

當媽媽本來就是個偉大的志向,而當了媽媽之後,小寒持續耕耘著夢想。

 

生命本是一連串長期而持續的累積,雖然暫時揮別了實驗室,曾經深耕的生命科學還是與她共生共存,在適切的時機由指間流露成為她創作的養分。

原來,當一個人把夢想發揮到淋漓盡致時,夢想就成就了生活。

小寒的故事,訴說著一個跨領域的人,或是所謂的多重潛能者,如何憑藉融合自己的多種專長,開創一個新的領域成為專業,做自己想做並且有熱情的事,同時為別人帶來價值:

multipotentialite

 

multipotentialite

 

● 廣泛並且「深耕」的「興趣」與「專注學習」的「專業」,才能被唾手可得地汲取、得心應手地運用。

在新加坡,華語教育普遍不及台灣或中國來得深入,小寒能夠賦予文字如此的深度,不是偶然,而是從小培養寫作的興趣日積月累而來;同時,在生物學領域深耕的造詣,讓小寒能夠深入淺出又自在地,將各種概念與名詞寫入人心。

 

所以說,跨領域,跨的不是「每個都是三分鐘熱度」的領域,而是「每個深耕的領域」

 

● 用心觀察與聯想,在自己熱中的興趣中,加入自己的專業,創造出自己獨特的「分類」。

 

● 將多重潛能結合與實作之後的「堅持、適應與調整」:

每個人都有可能結合「深耕的興趣」,與「專注學習的專業」,像小寒一樣,創造出「病毒學博士作詞家」的這種獨特「分類」。然而,創造出來的「分類」往往太新,不一定有可依循的模式,這時候得透過不斷反覆的「自省」來確立自己的分類。

 

就像小寒所說的:「很多時候你寫完歌詞交上去之後,別說有誰找你討論,更多時候你連被退稿的原因都不知道。你必須對自己的作品進行自我評價、審查、推翻、改進、提升。」

 

小寒的故事,從「期許自己能夠每天進化成比昨天更好的人」開始。而進化不會停止,想做、喜歡做的事情不必因為生活而放棄,我們的多重潛能也不一定得被取捨。或許多用點心、多花點精力,或許我們都能開拓對自己與世界都有價值的新分類、新領域。

延伸閱讀:「別急著找觀眾,先問自己想說什麼故事」──北京新民謠:宋冬野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立馬度 Limado
MP ,《經理人月刊》百大經理人獲獎者,台灣前十大國際品牌物聯網公司協理。
Kathy Chang,《Girls in Tech Taiwan》”40 Under 40 Women in Tech” 獲獎者,任職於東南亞電商的新加坡總部。
想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如就開始立馬度!當硬體為主流的台灣物聯網電子業,碰上軟體與Internet為主的新加坡新創網路電商,加上兩位作者身邊圍繞接觸的各國創業菁英,職場與生活的反覆討論思辨,可以激盪出很多想法與行動,也是立馬度寫作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