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活人文 > 尼泊爾震後被敲開的觀光大門(下)

尼泊爾震後被敲開的觀光大門(下)

世界公民島

瀏覽數 / 2,150+
曾經是觀光勝地的尼泊爾,在2015年一場規模7.8級的強震,為原本正快速成長的尼泊爾觀光產業投下毀滅炸彈。這個神祕的國度,又將如何奮力翻身?

文/簡如邠

 

山河變色:世界頓成一片瓦礫

 

尼泊爾

 

Photo: US Embassy Kathmandu

 

「轟~隆~~~」2015年4月25日中午時分,一場規模7.8級的強震,為原本正快速成長的尼泊爾觀光產業投下毀滅炸彈。

 

這場尼國81年來最嚴重的地震,造成近8500人死亡、約1萬7千人受傷、約75萬間民宅全毀或半毀,而在民眾的生命與財產損失之外,更有許許多多的文化遺址在一瞬間化為碎石瓦礫與木片堆,殘破的景象,怵目驚心。

 

尼泊爾文化觀光與民航部考古司調查指出,光是加德滿都谷地,就有68處遺址完全損毀、198處遺蹟部份受損,如要完全修復,官方預估至少需要5~7年。民眾更不樂觀地說,政府官僚貪腐又缺乏效率,即便有許多來自國外的金錢、物資甚至專家的協助,恐怕需時更久。

 

地震發生的4月底,正是氣候轉暖之際,也是攀登高山的最佳季節,不料,強震引起的雪崩,摧毀了藍塘(Langtang)與喜馬拉雅基地營,不但當年登山季節報銷,更使旅人們卻步。熬過了半年,眼看就要進入尼泊爾的旅遊旺季──10月到2月,此時,等了多年的新憲法頒佈,尼國南部的馬德希(Madhesi)族人認為新法損害他們的權益,發起罷工,影響南部與印度數個邊界交通,向來從印度購買的燃油瓦斯也遭禁運。

 

民眾無瓦斯無汽油可用,物價飛漲,人們苦不堪言,就連國外航線也紛紛停飛,外國旅客不想來,或來不了。尼泊爾指望旅遊旺季翻身的希望再度落空。

 

地震過去,但恐懼並未離去

 

尼泊爾

Photo: Allie_Caulfield

地震過後已經一年,人們試圖讓生活回到常軌,但是,旅客就是不來。畢竟許多人對地震仍然恐懼,也有人想「古蹟都倒光了,不如等修建完成再去。」每天,餐廳、飯店、旅行社、紀念品店仍然準時開門營業,但等不到客人上門。

 

根據尼泊爾移民局統計,2014年共有79萬多人次到訪尼泊爾,2015年則降至約55萬5千多人,依比例來看,大約減少了29%。雖然數字上看起來並沒有想像中驚人,但那是因為地震前,旅客到尼泊爾的目的絕大部份為觀光,但地震發生後,各個國際非政府組織紛紛來協助救援、重建,這些人充實了入境人數,卻無法充實旅遊產業的收益。

 

在旅遊大城波卡拉(Pokhara)開設New Treasure Art紀念品店的Raja無奈地說,他開店15年來,即便是政局紛亂的時候,都沒有這麼難熬。「再這樣下去,我可能要關門大吉,找個地方重新開始。」

 

Raja說的,也是許多旅遊相關從業者所面臨的抉擇。絕大多數的旅遊從業人員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地震後,少了旅客,有的業者撐不下去而歇業了,仍繼續咬牙苦撐的業者為了精簡支出,只能減少雇請的員額。

 

失業後何去何從:800萬尼泊爾移工

 

失業的人何去何從?國內沒有就業機會,只好到國外去試試。

 

地震之前的統計顯示,超過一半的尼泊爾家庭有親人在海外打拼,約有600~800萬尼泊爾人在海外工作;地震之後,原本不能或不願離家的人,也只能試著去國外試試。有人籌出大筆仲介費,希望能到收入較高的杜拜、日本、韓國去工作;籌不出仲介費的,就透過親友打聽,到不需申請簽證的鄰國印度去。

 

當你跟尼泊爾人談及旅遊產業現況時,他們可能先是說地震有多可怕,燃油危機有多糟糕,地震後沒有工作很讓人焦慮,但下一秒又苦笑著說:「Ke garne?」,中文意思是「那能怎麼辦?」

 

山色美景與真樸的人們,是許多旅人一再造訪尼泊爾的主因,但尼國的旅遊產業究竟要如何再起,除了時間以外,只能寄望尼國政府展現魄力與創意了。

 

活著的古都:杜兒巴廣場

 

尼泊爾

 

Photo: 作者拍攝

 

尼泊爾語中,「Durbar」是「皇宮」的意思。幾個世紀以來,歷代王朝定都於加德滿都,杜兒巴廣場(Durbar Square)就是各君主,以精湛的建築技藝展示國力的最佳舞台,不只有皇宮,周邊還有諸多的神廟。

 

杜兒巴廣場最迷人之處,在於它是「有生命的古蹟」,因為這些已有數百年歷史的建物,至今仍與加德滿都的生活息息相關:每天清晨,人們接連敲響神廟的鐘聲,虔心祭祀,節慶祭典也都承襲數世紀以來的尼泊爾傳統,繼續在這裡延續進行。雖然,廣場上許多建物在地震中嚴重毀損,但是,從存留的精彩部份,仍可想見昔日王國的繁盛與建築的恢宏,也可從毀損的殘跡,想像地震威力。

 

包山包海波卡拉:極限運動的秘密基地

 

尼泊爾

Photo: 作者拍攝

 

波卡拉是尼泊爾第二大旅遊城市,造訪人數僅次於東邊200公里的加德滿都。波卡拉的湖光山色,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其中最知名也最大的是費娃湖,乘船遊湖是來到這裡的悠閒享受,而湖的東邊也發展成旅宿、餐館、紀念品店、旅行社林立的湖區(Lakeside),滿足旅客的所有需求。

 

波卡拉北側就是喜馬拉雅山的安娜普娜山群,走在波卡拉各處,幾乎都可見雪山身影,尤其是峰形如魚尾般開叉的魚尾峰(Fishtail,尼語Machhapucchare),更是如同守護著這座城市般地巍然而立。

 

除了靜態賞景,波卡拉也是戶外活動的天堂。近年十分受歡迎的飛行傘運動在波卡拉莎朗闊起飛,體驗乘風滑翔的刺激感受,還有滑翔翼、獨木舟、登山越野摩托車/自行車等,最近又新增高空彈跳,都讓這個城市更加生氣蓬勃。

 

延伸閱讀:

尼泊爾震後被敲開的觀光大門(上)

 

作者曾任職出版公司,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背包客棧南亞版管,台灣土生土長,卻與尼泊爾發生莫名的深刻連結,現居波卡拉。

 

 

 

文章分類:生活人文

Contributor 作者介紹

世界公民島
世界公民島以「20歲的人能夠單獨旅行全世界,30歲的人能夠應徵全世界任一國的工作,40歲的人能夠掌握、運用世界趨勢,甚至能夠創造它。」作為進行世界觀教育最直接的方式,推動台灣成為世界公民島。
每個月以國家為主軸,精選出15個台灣可參考、觀摩、學習的主題,規劃「有任務的旅行」路線,用旅行,提升台灣世界觀。